【蓝雨中心】落雨前夜

《落雨前夜》
无cp,讲个我心目中网游里的故事,蓝溪阁的。
我少天的黑历史x十四岁的嫩天天,垃圾话还稚嫩声音也嫩和小卢一样大的时候的天天,因为抢boss引起了魏老大的注意而被魏老大在网游里百般坑害的天天,机会主义风采已具雏形的天天,啊我死了my天——
主要角色魏琛方世镜黄少天,老叶打酱油。
所以说少天是第一赛季之前还是之后被魏老大带去蓝雨的,他们俩认识的时候到底蓝雨战队成没成立虫爹到底有没有设定......欢迎考据党设定党来探讨QAQ


蓝溪阁公会频道此刻已被清空,平日吵吵嚷嚷节操有限乱成一片的频道如今干干净——好吧也不怎么干净。
[索克萨尔]二团往后退!一团靠拢!(145,27)抱团抓紧打!
[索克萨尔]我*,三团长[惺惺相惜]叫你猩猩你还真**把自己不当人了,听不懂话吗!顶住嘉王朝!boss别让他们抢了!
[索克萨尔]***一叶之秋那个不要脸的,老方你带着哥几个骚扰一叶之秋别让他打乱队形!难得比嘉王朝先到这都杀了一半了不能这时候丢!
此刻的公会频道只有会长索克萨尔的发言记录,字里行间透着一股匪气。
好吧,其实大家对会长顶着这么个看起来很高大上的名字却满口被系统友情打码成***的话语一类的画面早就习惯了,此刻顶多在私聊队聊吐槽一番,手下还是兢兢业业地跟着各团指挥,打boss的打boss,拦人的拦人。
说到这个也是一把辛酸泪,这个礼拜蓝溪阁也不知怎么走了背字,每次刷野图boss收到消息总在嘉王朝霸气雄图什么的后面,赶过去也就是凑个热闹,最后野图都是竞争对手抢的。眼看着周五晚上了,蓝溪阁这周才抢了俩45级,收入惨淡到心痛,50级野图就剩三个还没刷新。难得今天蓝溪阁玩家先发现boss,魏琛大手一挥点了公会四个精英团过来,这是对boss势在必得了。
一团输出二团遮挡boss拦霸气雄图,三团一脸血地在顶嘉王朝,被一叶之秋杀了个三进三出,最后被副会长带人拦下到一边去单挑了——一叶之秋单挑蓝溪阁小队。四团拦着皇风战成一团,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场面一度十分混乱,只要身边的人不是同公会的,那就是一个打。
别说,这样的单对单还算有成效,毕竟boss周围的圈就那么大,其他公会的人再多,撑死远程来点地图炮,牧师可不是白干的。至于近战基本是和蓝溪阁一对一的打,再被索克萨尔猥琐一番,一个小队深入敌后被绕在boss周围一圈的二团突然回身集火躺地板,一时间装备齐飞,回城的回城复活的复活好不惨烈。
惨烈归惨烈,boss眼看着被蓝溪阁输出到了70%,其他公会有退出的意思了,几家心照不宣地逐步撤出战场。到了这个份上,除非蓝溪阁一队团灭,不然boss就算是落在蓝溪阁手里了,这么打下去也没意思,还白白浪费精英团实力。
魏琛满意地点起根烟狠狠吸一口,夹在指间悠哉地敲字指挥,算是狠狠地出了口气。
这boss血量到25%会有一次暴走,地图炮的无差别攻击,基本上到这里就算没人抢也是要死人的,不过全看个人操作水平,boss的攻击是狠,躲开了也就没用了,毕竟不带追踪导航咬死不放,走位风骚一点牧师精力集中一点还是能保证十之八九的存活率的。
在枪炮师一发热感飞弹的硝烟声中,boss怒吼着开了暴走,围在boss附近输出的一队人人集中注意力,盯死boss准备闪躲。
boss在万众瞩目下开了大,暗色光影四散喷射,离得近的众人纷纷闪避。
这样的走位自然是难不住魏琛的,他也是网游里的高手高手高高手了,这种时候要是被boss打死真是不要太丢人,估计要被老方他们嘲笑一个月。
魏琛操作索克萨尔一个翻滚避过直飞来的黑色小箭,视角中灰黄的地面闪过,再站起身魏琛发现自己队里的人死了三个,还有一个仅剩血皮,也迅速灰暗了下去。
若是平时在精英团的精英队里发生这么低级的错误,魏琛那肯定是出口成脏张口就骂,可这时,他年轻却不修边幅胡子拉碴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他笑容满面地说:“这小子,到底又来了,再逮不着他我名字就倒着写!”
坐在他旁边一台电脑前的方世镜之前带着几个人围殴一叶之秋,不过大家心知肚明就是个拖延,到了现在也不怎么用心,一叶之秋干脆且战且退地往嘉王朝公会那边退,双方也就慢慢拉开了距离,一叶之秋在嘉王朝玩家的掩护下全身而退。
虽然方世镜也觉得没能杀一叶之秋一次不太解气,不过今天的重点本身就不在杀他上,此刻干脆操作着自己的角色往boss那边赶,转头过来看着魏琛的屏幕问:“怎么,夜雨声烦真的又过来了?”
魏琛笑了两声,手下噼噼啪啪在频道里布置二三团把boss团团围住,四团在附近散开防止谁家不要脸杀个回马枪。
他说:“虽然还没看到,不过boss就在这,他肯定会过来。要不是他,这一队怎么可能一个暴走就死了四个。”
一团手下输出不慢,boss暴走完就继续挨揍,此刻马上红血,又是一次暴走开大,自然轻车熟路地做好准备。
魏琛说:“看着吧,这个机会他肯定会再过来捣乱骚扰。刚才也是我不走运,他干扰的时候我正好在闪避boss暴走,不然没准上次就抓住这小子了。”
方世镜此刻也赶了过来,不再看魏琛的屏幕,听到这话问了一句:“你确定是你不走运,还是他看准你必须闪避boss攻击的时间出现?”
魏琛神色一滞,随后迅速转化为更志在必得的表情:“要是这样,那就更不能放过他了!这是个多好的苗子。”
方世镜点点头,操作着角色站在了索克萨尔身边。
他说:“暴走的时候你不用管boss,专心找他吧。”
魏琛应了一声,二人心照不宣地往boss此刻的面向处挪了挪。
boss又是一声怒吼,可惜这只是临死前的挣扎,又是一大波攻击四散开,索克萨尔的视角满场乱转,boss一个攻击意料之中地袭来,术士这种脆皮沾着就死,魏琛操作着索克萨尔,像是正要闪避的样子。
一道剑光就在此时破空而出!
若是被击中,僵直足够直接将索克萨尔送到boss的攻击中,妥妥倒地等复活。
可惜魏琛并没有闪避,迅速取消了翻滚,方世镜操作着自己的账号,大大咧咧地往索克萨尔面前一站,随机被暗光吞没倒地躺尸。
不过这也使剑光落空,索克萨尔没有被击中,却没有任何操作。
来人大感不妙,手指飞速跳动试图离开,正待一个三段斩远离boss暴走范围,角色却突然不受控制。
背后流氓的砖袭,眩晕!
蓝溪阁团队中的某个流氓角色,这恰到好处避无可避的一砖,直接把他留在了蓝溪阁人群中。
这是圈套!
就算判断出,现在眩晕的也是没什么办法了。
这确实是个圈套,以索克萨尔这个蓝溪阁会长号,方世镜手上的蓝溪阁副会长账号,和50级野图boss为诱饵的,极其盛大的圈套。
一道黑光打出,术士的操纵术直接把此刻眩晕状态无法行动的手持光剑的剑客控制住,稳稳的放在了盗贼刚刚放下的一个陷阱扣中。
剑客头上的ID正是,夜雨声烦。
索克萨尔往前走了两步,两个角色近得仿佛要跳贴面舞。
魏琛用一种颇为解气的口吻,在还没有停下的炮声枪声中开口:“怎么样小子,这次服了吗?”手中还在噼噼啪啪打字指挥一个小队的技能循环,保证把夜雨声烦控到动都动不了。
这句话仿佛什么解除封印的咒语一般,魏琛话音未落,一直沉默除了出剑时那一道剑光再无存在感的剑客突然开了语音,同时从语音中隐约传来噼噼啪啪的键盘声,可想而知那边到底有多愤恨,然后就是一大串文字泡凭空升起挂了剑客一脑袋。
十分稚嫩的少年声音陡然炸响:“哇靠你们蓝溪阁这么大公会还会长亲自带这么多人堵我一个小剑客要不要脸要不要脸了!大公会的矜持呢被你们会长自己吃了吧!你多大的人了居然这么记仇!还用这么猥琐的方式给我下套!真是太可怕了不要告诉我玩术士的都是这么猥琐的!我不就是存在感高了点吗自己一个人势单力薄的,就因为被你们追杀我都好几天没回主城或者去人多的地方了!你们这么对付一个人以大欺小以多欺少!”
少年语气中透着气愤,手下大力敲击着键盘刷大片文字,不过好像也没什么人看。
魏琛乐呵呵地说:“这不是老夫慧眼识金,想拉你来我们蓝溪阁公会,你又不听我只能抓住一切机会堵你。你是个好苗子,跟我混吧,咱们强强联合,以后蓝溪阁肯定是荣耀第一公会。”
少年“呸”了一声:“你糊弄鬼呢,你们蓝溪阁拉人就是靠杀人抓人的吗,这么没诚意谁会去啊,本来没仇你们杀我账号爆我装备影响我游戏体验都要有仇了,我是有骨气的我才不会跟你去蓝溪阁!再说了现在最强的公会说实话不是嘉王朝么,你当我不知道啊?大言不惭老不要脸!”
魏琛抽一口烟,手下动作不停:“那不是你先来抢boss捣乱的吗,不然我也不知道有你这么个人,老夫一看就知道你以后肯定能继承我的衣钵,相信我,没有比蓝溪阁更适合你的了。”
魏琛正打算继续劝说什么,队里一个战斗法师的龙牙却是慢了一拍,完美的眩晕衔接此时出现了一个小小的空档。
明明正在刷着大堆文字泡的夜雨声烦此刻却陡然行动起来,三段斩折出三个近似直角的角度,恰好避过附近几人,一个跳起迅速银光落刃震开身旁两个,抢出一个极短时间内无人干扰的小区域,大爆手速开了剑客觉醒技剑定天下,大片剑气腾跃而起将周围正打算使用技能拦下他的角色纷纷打入僵直状态,格挡挡住斜后方弹药射来的僵直弹,回身上挑浮空身后偷袭的拳法家,三段斩技能冷却结束迅速位移出已经松散了不少的人圈,一边用回复药剂一边跑。
整个突围过程说来漫长,其实不过在僵直中断的须臾,就在操作这么紧张的档口,夜雨声烦倒还没停下口中的念叨:“诶呦这个战法谁啊这么棒棒,嘉王朝还是霸气雄图派的卧底吧?要不就是个还有点良心的人看不惯你们一群人欺负我一个小孩!不管怎么样老不要脸回去好好查查吧我先闪了,你们是追不上我的放弃吧,大家移动速度不一样,你们就算追过来,人多追不上人少打不过,所以追过来也没用!下次抢boss你们可别追着我打了,你看boss又让一叶之秋那混蛋抢了!”
最后一句话音落下时夜雨声烦已经跑出了人群十几步,打断不了跑路的技能他都硬吃然后继续喝药。远程还能轰几下,能出僵直的几乎都被风骚的走位避过了,至于近战更惨,差这么些歩,想去拦也有心无力。
魏琛气的直骂娘,好不容易抓着这个滑溜的小子一次,自己还想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用自己的人格魅力感化他把人拉来蓝溪阁呢,结果一个纰漏就让人跑了。
你问他自己怎么不拦,索克萨尔当时就站在夜雨声烦旁边呢!夜雨声烦把握局势相当准确,自己被坑全是索克萨尔的锅,脱离了控制循环第一件事就是把索克萨尔的吟唱打断,夜雨声烦都跑出第一个人圈了,索克萨尔才从剑定天下的剑气僵直里缓过神呢。
听到夜雨声烦最后一句,魏琛倒是下意识看了一眼圈里的boss。都跑了夜雨声烦,这boss可不能再让一叶之秋抢了,那蓝溪阁今天可真是亏大发了!
结果一看,boss趁着夜雨声烦跑了蓝溪阁乱哄哄的杀了附近的几个玩家,此刻正在人堆里耀武扬威呢,至于一叶之秋,根本没影,嘉王朝公会的人一个都见不着了,哪儿来的boss被一叶之秋抢了的说法。
魏琛一拍脑门,自己是不是傻了,那小子恨不得长八条腿跑路,哪有空转视角看boss归谁啊,这不明显是瞎说的垃圾话干扰嘛!自己也是,本来想着马上能挖到的好苗子,突然跑了,煮熟的鸭子飞了一时气昏了头,居然还能相信这小孩这么幼稚的话。
方世镜就在旁边,账号帮索克萨尔挡完子弹就被牧师拉起来了,夜雨声烦突围的时候,也是黄少天重点照顾对象,哥俩正好一起僵直,此刻看着魏琛先是苦笑,接着目光却更是炽热:“这小子,不挖过来真是太可惜了。他对机会天生的敏锐嗅觉,操作也够犀利,短时间内操作大量技能,还有闲心刷屏说话,一定要争取过来!”
boss在很快回神的蓝溪阁玩家围攻下终于不甘地倒下爆出一地材料,魏琛操作着索克萨尔上前拾取,随后狠狠在烟灰缸里碾灭香烟,“那还用说,这小子老夫挖定了!”

评论 ( 1 )
热度 ( 17 )

© 一喻孤州夜雨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