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夜】童话三十题-精灵的篝火晚会

【索夜】童话三十题-精灵的篝火晚会

*ooc一如既往,回坑季更(。)老阿姨,文风清奇,私设注意,放飞自我,质保没有

*西幻,主线或者说线索人物是我流索夜,看成喻黄也行,穿插联盟其他人(账号卡),世界观为《当光与影交织之时》补全,私设,有些篇目可能还没开始谈恋爱,差不多是个索夜在大陆上的经历节选吧

*就当是,给你们写的三十个夜晚的睡前故事吧,关于荣耀大陆的童话

《第一夜:精灵的篝火晚会》

荣耀历1208年,精灵之森。

翠绿的树木之间,跃动着大陆上最美丽的神明造物,精灵。

他们拥有着超越性别的美丽容貌,天籁般的歌喉,出尘的气质,这些美好的事物,在吟游诗人口中久久传颂。

神赋予他们绝顶的自然亲和力,出众的魔力,敏捷的行动,精准的射击技巧,仿佛整个大陆的宠爱,都汇聚在这个小小的种群身上。

精灵一族,是神的宠儿。

精灵的人口稀少而珍贵,但神赋予他们长久的寿命,与消逝后回归自然之母怀抱的殊荣。他们强大而美丽,但这也为他们招来无数贪婪的觊觎目光。

商人的利欲,权贵者的色欲,日复一日层出不穷的对精灵的捕猎囚禁,纵然精灵爱好和平,人族与精灵族的关系还是日益紧张。

精灵之森,百年前已经成为了人类的禁地。精灵是宽容的,精灵之森外围仍然可供附近的居民采集捕猎维持生计,但任何妄图深入者,都会受到精灵的驱逐。

这是精灵们在一次又一次失去同伴的痛苦中决定的。

精灵的消逝,只是回归母树,自然会有新的精灵自母树诞生。死亡,对精灵从不意味着结束,因此他们从不曾为同伴的消逝而难过。

但若是同伴被人类捕捉,后果,精灵们早就在机缘巧合下逃回精灵之森的精灵那里得知了。

因此,精灵王下达了禁令,精灵之森深处,不允许任何人类涉足。

然而今日,久无人迹的精灵之森,精灵的领域内,迎来了百年之中的第一位人类访客。

他身着黑色长袍,左手握着法杖,上面镶嵌着流动诡谲色彩的魔法石。

一身诅咒与死亡的气息,地道的术士。

按理说,精灵这种崇尚自然的生物,对亡灵气息总是厌恶的,与术士更应该天生不对盘,这也很符合大陆上的普遍认知。可事实上,精灵们望着这位年纪不大的访客,澄澈的眼眸中,藏着崇高的敬意。他们似乎毫不在意来者所到之处,植物都有些许枯萎迹象。

来者跟随引路的精灵,进入精灵久未对人类开放的领地,一直深入,直到在精灵母树前,见到雍容华贵的精灵王。

这位客人对精灵王行了一礼,摘下了他的兜帽。

他有着柔顺的披散至腰际的银发,深灰的眸中蕴涵着颇为矛盾的神采,眼瞳深处仿佛跨越了千万年的沉重。当你转过头,再与他对视,又好像这些只是错觉,这不过是一个普通的青年人。

他在寿命至少千年的精灵王面前,行了后辈礼,那种做派,身上的气度却像同辈相交。

精灵王并未对此感到愤怒,很自然地回礼,然后带着术士走到精灵母树层叠青翠的枝叶下,在苍劲的树根旁,俯身掬起了一汪闪动着盈盈翠色的泉水,放置在以精灵母树树叶弯折成的容器中。

术士吟唱起一个不带半点黑暗气息的术法,身侧的空间一阵波动,很快地吐出了一颗用密银镌刻着细密铭文的魔法石。

魔法石上时明时暗地闪烁着暖黄色的光芒,像是睡眠之人清浅平稳的呼吸,温和而平静。

术士张开手掌虚托在魔法石之下,那石头就轻巧地落在术士的掌心,将自身的暖意一丝一毫地传递到他略显冰凉的手心,顺着掌纹丝丝缕缕,像引了无数细小的温软涓流。

术士扇动纤长的眼睫,将手中的魔法石递给精灵王,那美丽的生灵郑重地接过这小小的石头,翕动嘴唇吟唱咒语,古老而优雅的精灵语在密林间回荡,空气中渐渐聚集起磅礴的生命气息,魔法的蓄力在空间中荡起肉眼可见的涟漪,精灵之森中所有生灵在此刻,跟从古老咒语的召唤和请求,真心实意地贡献出一丝自己的生命力,汇聚在精灵母树之下,以母树树叶弯折成的容器里盛放的那一捧翠色泉水中。

泉水的翠色愈发深沉,又逐渐变得清澈,最后如同宝石般,在林间的阳光下折射着晶莹的光芒,漾着盎然生气。

精灵王鬓边一缕金发由末梢开始,消散在空气中,于是最后一丝生命气息也钻入泉水,精灵王将魔法石投入泉水中,将容器归还给等在一旁的术士。

“精灵族不愧是生命魔法的发源地,竟能汇聚如此庞大的生命气息。”术士开口,语气中带着赞美和谢意,向精灵王深深鞠躬,手中的泉水依旧平稳得不起涟漪。

精灵王微微颔首,接受了术士的谢意。“这代的索克萨尔,确实比上一代好上许多。至于他,我虽不愿见到他那么快恢复聒噪的样子,不过更不愿看他这么死气沉沉下去。三天之内,他会苏醒。”

说完,精灵王便转身,回到自己的居所,而术士,手中捧着小小的容器,被精灵们请到客房静心等待。

三天后,索克萨尔所居住的树屋中,泉水中最后一丝生命气息被魔法石中的东西吸收,变得清澈透明,石头上精巧的铭文一道道破裂风化,很快在房间里显现出一个人影,光芒褪去后,金发银甲的剑客元气满满地站在术士面前,一抬手勾住他的肩膀。

“这次真是谢谢你啦,要不是你我不知道又要沉睡上多久。至于那个家伙么,懒得管他居然说我聒噪,又不是谁都像他们精灵族一样少言寡语说是要时刻聆听自然之音,太喜欢安静多没意思。”

术士听着剑客刚刚苏醒便停不下的话语,以及口中不屑一顾的“那个家伙”——活了不知多久的精灵王,只是笑笑,将剑客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握紧。

“你能这么快醒来,我很开心。”

术士掌心的温度隔着银色手甲传来,其实修习黑暗术法的术士体温总是偏凉的,却在此刻让剑客感到温暖,同样握紧了术士的手。

术士突然开口:“今晚精灵族会有篝火晚会,不知我是否有幸,邀请剑圣大人同往?”

剑圣眸中闪过些许惊讶,随后弯了双眼,嘴角翘起飞扬的弧度:“乐意之至。”

夜晚的萤火虫很多,精灵族的篝火晚会,参与者多是些新生的精灵,气氛比起白日活泼了不少。

篝火跳动,精灵们聚集在篝火前,翩然起舞,舞姿轻盈又富有生命的力量,还有拿了乐器演奏,即兴放开歌喉吟唱的精灵,与海中塞壬的歌声截然不同,却同样优美得令人沉沦。

篝火晚会准备了不少清甜的果酒,与果实一并供人享用。精灵族排外得很,对承认的客人又是另一番样子,术士和剑客的到来受到精灵们的热情欢迎,两人手上都被塞了不少东西,还有美丽的精灵少女烧红了脸,含羞带怯地递来花环。

二人接受了好意,但太过热情着实吃不消,剑客和几位精灵少女扭了几段难以言说的舞蹈后,便拉着还在一旁品酒的术士找了棵树木,爬上去坐在枝叶间,随手摘了片树叶扇风。

“真的不是我说,来精灵族多少次了,他们真是一点没变,还是唱歌跳舞,我觉得唱的歌都差不多,虽然精灵酿的酒真的是大陆最棒的。还有那个精灵王,当年就是那副样子,我不清醒都知道他会怎么说我,毕竟是当年一起不要命的队友,不过他倒是好命啊,精灵死了还能从母树诞生,你是不知道当初......哦对你有传承记忆应该是记得的吧。”

篝火火光跳动,树叶阴影下,金发的剑圣一副怀念的样子,似是想起了当初的什么事一般,抬头看着枝叶缝隙间露出的几颗星星。

术士伸手,不做声地在金发间摩挲,随后指间夹着一片树叶给他看。

剑客转头与他对视,术士的背后是燃烧正旺的篝火。

剑客——或者说剑圣夜雨声烦,眨眨眼睛,而他眼中跳动的光火,在眼睑开阖间碰撞出一派飞扬的神采,灼目耀眼,令人无法抗拒地顺着与他对视的那双深灰色双眼直击心灵。

术士对此照单全收,丝毫不惧怕那纯粹的光芒,似是主动将门扉敞开,接纳那道直射而来的光。

精灵们的歌声笑声,乐器的演奏声,此时似乎离他们很遥远。林间风起,剑客同样抬手,摘下术士银发间一片绿叶,两个人对视,突然笑了起来。

“等会儿我下去拿点酒上来,我看你比较喜欢诺兰果那种嘛,我们就不去和小精灵们掺合了,还是拿了酒跑路吧。”

剑客如是说道,得到术士一个肯定的点头后,身上的光芒似乎不受控制地亮起一瞬又被主人按回去,在枝叶掩映间闪烁了一瞬金黄色的暖光。

术士依旧带着微笑,看着金发银甲剑客的背影,嘴角的弧度更深了些。

-TBC-

 

评论
热度 ( 26 )

© 一喻孤州夜雨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