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喻黄】Spirit Exchange

#一如既往的ooc大脑洞
#脑洞一时爽,成文火葬场
#一如既往的起名废
#文中涉及的情节不喜无视,我不是人物黑情节黑战队黑这只是剧情需要
#目测文风一如既往的多变狗血俗气
#其实写的时候觉得画风严重不对
#设定神明喻x祭品黄,不过是HE,po主专注喻黄HE三十年【或许吧】【喂!】
Part.1

沙场纵横,浴血驰骋。

在这片古老的荣耀大陆上,各势力之间,动辄进行的庞然大物之战,总是千军万马纵横,血肉横飞。纵然明知百害而无一利,但为了自身的信仰,所有的势力,不论情愿抑或被迫,终究只能一战。强者存活,弱者只有被吞并,将自身的一切完全奉献。要么战,要么降;胜者借着赢得的苟延残喘,败者则被打入深渊一无所有。无数势力交织间,任何人都不能独善其身,没有选择的权利。

荣耀大陆,地位最为崇高的,不是各势力的王牌或是首领,而是传说中,生活在神之领域的众神。大陆上的居民们信仰着自己的神明,这是他们心中最为虔诚的信念。

大陆东南角最大的势力,蓝溪阁,是整片大陆上几大巨头之一。到了它这种级别的势力,纵使战争失败应当也很难将它的根基彻底拔除,这样超然的地位和实力,早已不屑与他人争夺什么,只有与之平起平坐的几大巨头才是它该竞争的对象。

但是,这片土地上也同样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不到最后一分钟,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荣耀八年,在与东部海滨的一支新起势力轮回的战争中,因为高层人员的背叛通敌行径,蓝溪阁总祭坛和训练营被偷袭,措手不及的应对之下,只来得及保全少数训练营的精英。当权者们被俘虏或是被刺杀,无人指挥率领的军队在轮回的突然袭击下,以惨败结束了战局。庞大的势力范围内,只剩下少数易守难攻的地区未曾沦陷,而轮回则是在吞噬了蓝溪阁大半势力范围后暂时停下了扩张行动。

这是蓝溪阁自建立之初经历的最大灾难,不仅诸位位高权重的祭祀们被俘虏,更为可怕的,是对蓝溪阁剩余的所有人士气和信仰的打击。

蓝溪阁的王牌,封号夜雨声烦的剑圣黄少天,因为被细作出卖,还未曾抵达战场救援前线,便被早有准备的轮回军队团团包围。虽有着剑圣的强悍战斗力,终究寡不敌众,腹背受敌中,被轮回俘虏。

如果说,蓝溪阁的神是他们的信仰,那么黄少天,就是蓝溪阁所有人心中无往不胜的战神。
在蓝溪阁,恐怕随便什么人都能向你声情并茂如数家珍的说出一串黄少天的事迹。在他们心目中,黄少天应该是无敌的,是不可战胜的。青年并不厚实的背影,承担起的却是整个蓝溪阁的安危存亡。只要有他,就没什么可怕的,剑圣,夜雨声烦,会守护一切。在蓝溪阁的人心目中,夜雨声烦,是一个无敌的代号,而黄少天,是仅次于神的伟大存在。

————可是,这些都是曾经了。他们眼中的剑圣大人,没有守住蓝溪阁的一切,而自己也是这样屈辱的被敌军俘虏,被带到了轮回的总祭坛。

轮回的祭坛设在海上,孤岛之上,诡异的矗立着一座精妙绝伦的建筑。黄少天上船被带到这儿来的时候,开始时还在噼里啪啦的感慨着轮回的风景不错,后来却是再也说不出话了,因为他发现自己,该死的晕船。看着波涛汹涌的大海,他觉得自己的魂儿都要被晃出来了。

他之所以这么轻松,完全是因为明知此刻没有机会逃离,不如干脆点发挥自己更大的优势轰炸一下他们的耳朵,谁知连这点事都不遂他愿。我一定是张佳乐附体了,内心这么吐了个槽。倒不是说他什么也不在乎,只是他依旧在很精妙的表现着他只是个不靠谱的话唠,曲解他人印象,误导他人感受,掩饰真实的情况,这是他所擅长的。

是的,传说中的剑圣,原来只是个话唠,这就没那么可怕了。看守的人的确放松了警惕,黄少天曾经觉得逃跑的机会来了,不过很可惜并没有成功。

因为这种放松警惕的时刻,船舱里传来一句话,应该是什么随行的大人物说的。

他说,别看剑圣是个话唠,他可不是什么软柿子,他只是为了找个机会,逃走而已。然后警卫们恍然大悟一般,恭敬以及更加严厉的监管着他。

黄少天瞬间觉得,这真是糟透了的处境。眼看着自己晕船反应越来越剧烈,他选择闭上眼睛养精蓄锐,冷静下来思考整个事情的经过。

他清楚地记得,很正常地在边境执行任务,原本也并不困难的任务很快就要结束,大家都很轻松的谈笑,一边抱怨着黄少你最近聒噪的功力又见长了,脸上却掩饰不住即将踏上归程的笑意。他自然也是很轻松的说笑着,打趣着几个迫不及待回总部见自己爱人的同伴。就在即将启程的那天傍晚,一位自幼与他一同训练的侍卫,浑身浴血的骑着坐骑飞奔过来。到了临时驻地,狼狈的滚下来,大家手忙脚乱的围上去,只听到他口中不住涌出鲜血说,蓝溪阁,要顶不住了。从怀中掏出同样被鲜血浸湿的卷轴,随后头一偏,再没了声息。

看完卷轴,所有人先是难以掩饰的惊怒,然后,眼中是难得的迷惘。

印象中,蓝溪阁,从来都是高高在上,受人景仰的,无人敢去捋虎须的。挑衅也有,不过都被蓝溪阁毫不在意的踏平抹去。

在他们心里,蓝溪阁,应当无人可敌,吃亏都很少见,更何况如今,被敌人攻破的难以置信。

一时间,都乱了手脚,原本轻松的插科打诨,也安静了下来,包括那个年轻张扬的剑圣。

年轻的剑圣狠狠甩了甩金色的发丝,迅速的调整了一下略有些慌乱的心跳,再次开口,语气却不带调笑,而是真正代表着剑圣的沉着冷静。

“现在我们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前方战况如何,毕竟时间紧迫卷轴上也没细说,所以现在,一切都得靠我们自己。现在就算有权限足够的传讯令,估计也来不及联系总部,或者说……应该也根本联系不上了。”语气略带沉重,却陡然间转为难得的狠戾。“但是,我们也不能这么坐以待毙,虽然还不了解情况,但是必须尽快到战场上去!你们都是蓝溪阁的精英,不在的确会对战场造成很大损失。卷轴上说是因为内奸背叛,我算是想明白了就这么个简单的任务为什么上头要我亲自执行,还带了这么多精英力量,原来是内奸搞的鬼,支开大部分人,好偷袭总祭坛。恐怕现在总部也没多少咱们自己的人了,那阁主他……这样,你们现在马上去前线指挥,我去看看能不能在路上拦下那群忘恩负义的奸细!总部的资料,那些库存,还有训练营的小鬼们……都要尽量救下,事不宜迟,现在就分头行动,我知道很难赶上,不过你们也不用劝我,总得试试,会有机会的。”

黄少天这么说着,立刻收拾好自己的武器,拍拍自己的坐骑打算驰援总部,万万没想到,就这么被刚刚还躺在地上的已经没了生气的侍卫捅了一剑。因为反应迅速,刺中的不算要害,只是肩膀血流如注。

黄少天感到心寒,这人的确是自己从小的玩伴没错,却在关键时刻捅了自己一剑。不能说没有心理准备,但是,着实是有些无法接受。冷漠的一剑劈下,锋利的铁剑伴随着“哗”的一声鲜血飞溅,温热的红色液体妖艳了剑圣的脸颊,同时也浸湿了尸体倒下溅起的飞扬的尘土。不看一眼从小陪伴自己的人,这一剑中满含的是对于叛徒的痛恨。

没错,他是聒噪不假,但是本质上,他可是真真正正,蓝溪阁从小培养出来的,第一杀手。外表的一切,也不过是对于内心冷酷的伪装而已。

甩了甩冰凉的剑锋上的血珠,简单的包扎过后,正要跨上坐骑,却没来由的一阵眩晕使不上力气,许是剑上淬了毒。远处一阵尘土飞扬,领头的打的正是轮回的旗帜,做工粗糙简易却清晰得猎猎飘扬。

一阵咬牙切齿中,牙关间迸出不甚清晰的二字“轮回……”仿佛要将这支劲旅生吞活剥咬碎在口中一般的痛恨。

原本就受伤中毒使不上全力,又被一群仅次于他的人围攻,最终,蓝溪阁的这一支小队,死伤惨重,以剑圣被俘虏为结局惨淡收场。

所中的毒,似是百花所独有的,本是无色无味,无毒无害,却能在遇血瞬间,化人功力。

船舱一阵颠簸,黄少天敏锐的嗅到了海风中淡淡的土腥味,应该是到了吧。顺从的被绑着,推搡中下了船,看着眼前精美雄壮的建筑,尽管此刻身在敌营,也不得不感慨一句鬼斧神工。

步入庄重神秘的大殿,身着绣着灰色轮回花纹的教主亲自迎接,这该是一种荣耀么?黄少天这样自嘲的笑了笑,没说什么。

江波涛挂着一脸温和的笑意迎上,开口:“剑圣的大名久仰了,今日一见才知风采更胜传闻,不过为何不说话?是否对轮回的待客之道有所不满呢?”说着挥挥手,令下人解开束缚。

黄少天算是个直性子的,直截了当的冷笑一声说:“江教主也不必如此,既是阶下囚也不必和我玩这些花花肠子,要做什么直说好了。”

江波涛依旧慢条斯理的说:“江某却是听朋友说剑圣尤善与人交谈,此刻却为何如此言简意赅?有些与平日不符啊。”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开口:“因为,我现在什么也不想说。”

这时,从偏殿走过一人,却是对着黄少天行个礼,说:“黄少。”

黄少天转头一看,竟是蓝溪阁仅次于他的人物,于锋。

先是一愣,随即冷静下来。“我早该猜到是你,除了你,又有谁能这么清楚蓝溪阁的一切机密,只是,也不敢相信是你。”

于锋倒也坦然的回应“黄少,这是最后一次这么叫你了。蓝溪阁待我很好,但是,有你在的蓝溪阁,我永远会被遗忘,毕竟你才是蓝溪阁的王牌。怨不得我,我想以后在百花,我会有配得上自己实力的地位。”

江波涛微笑着打断了这话“叙旧的话,如果有可能,就以后再说吧。现在,剑圣大人也见识了轮回的实力,怎么,有没有兴趣加入轮回?待遇不会比在蓝溪阁差的,你依旧是剑圣。所谓的信仰,你我都懂的那不过是普通百姓谈论的,像我们这样的人不是早就无所谓这些了么。”

黄少天沉默着,突然冷哼一声“万万没想到,蓝溪阁这么多年,却是如此陨落。你们不用想了,我不可能背叛,我的一切都是蓝溪阁给的,若是背叛,恐怕我自己的灵魂都无法忍受这样的行为。不用自作多情用什么好处试图打动我,这是没用的。”

江波涛不置可否的一笑“谁知道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蓝溪阁被轮回攻破第二月,劝降无果,剑圣夜雨声烦被轮回,杀死祭天。

蓝溪阁残部上下一片悲楚,无数人为之恸哭。

执行之日,江波涛仍是一脸惋惜的说“可惜了这难得一见的剑圣,不过不能为我所用,即使再强,还是扼杀为好。即使天下人谴责,又与我何干?”旁边的吕泊远听了,似是想起了什么,身躯略微的颤抖后又恢复了正常,好像刚刚的反应只是错觉。

黄少天对此早已有了准备,平静的被绑上祭坛,旁边隶属轮回的祭祀们早有准备的将备好的卷轴展开,吟唱出一串古老的咒语,祭坛上刻画的法阵亮起幽幽的灰色光芒。接过旁边递来的一把古朴的匕首,轻轻划开手腕处的皮肤,滚烫的鲜血喷涌而出,落在法阵中。祭祀们退到法阵范围外,继续着吟唱。

随着血液的流逝,一阵一阵的寒意袭来,伴随着的还有止不住的倦意。

黄少天缓缓的阖上了双眼,呼吸慢慢微弱,直到鲜血最终浸透了整个法阵,一阵刺目的强光笼罩。等到光线褪去,跪坐在法阵中央的黄少天,已经没了气息。

这个阵法,需以鲜血为引,献上的,则是祭品的灵魂。

只是,没有人注意到,光线陡然亮起的一瞬,那灰色光芒中,似乎掺杂了些微微的蓝光。

至此,一代剑圣,命陨轮回。

评论 ( 7 )
热度 ( 11 )

© 一喻孤州夜雨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