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内部活动的关键字成文……

关键字【黄少天,楼梯,水果】
ps其实我想写黄少天下楼踩空摔了一跤砸到水果摊子上了不过我怎么可能这么对待少天小天使果断换(~ ̄△ ̄)~喻黄是真爱所以就当同人文看好了。退役设定画风不定,太久没动笔绝对语死早,心不脏。

第十三赛季总决赛,蓝雨惜败,屈居亚军。

时任蓝雨副队长,王牌剑圣黄少天引咎辞职,并在赛后的记者会上宣布自己退役的消息。同样是很官方的回答,喻文州本想一如从前的大包大揽,把一切错误归于自己的,却被难得不听话的黄少天制止,把一切归于自己状态严重下滑上。就算是这样的包揽过失,唯一的一次,大概也是最后一次了,没有什么可担心的。退役前,按照惯例表达一下对蓝雨未来的期待和信心,瀚文已经完全成熟有了自己的道路,队伍里的新人也都有着令人期待的潜力,他不担心蓝雨的未来,对自己见证着的队伍,他充满信心。

唯一的担忧,却是在那个,大概最不需要人担心的喻文州身上。

从第四赛季,抑或是更早的时候,他们已经成为了彼此的依靠,完完全全的信任着彼此,配合着对方的节奏和战术,熟悉的程度不言而喻。

十年的搭档,黄少天要先一步离开,战斗风格决定了这个不可更改的事实。剑与诅咒是圆满的搭档,他们唯一的遗憾,是在场上的续航。一个注定是同期中最早离开的,另一个,却还远远不需要止步于此。

果然人生是没有什么完美的,虽然还想要守护他更多时间,却已经做不到了。下个赛季,夜雨声烦还在场上活跃着,守卫着索克萨尔,只是换了场下的操作者。他相信没有他蓝雨照样能走的很远,不甘来自于自己不能亲身感受这战斗的快意,不能亲手执刃守护他所在意的人。
算了,都已经决定了就不要再去想太多纠结这些,大概是最后一次能在记者会上滔滔不绝,这么多愁善感一点都不像自己的风格。

从脑内的剧场中逃出来,依旧是那个话唠的黄少天。黄金一代第一位退役选手,又是剑圣退役,难得不希望这次记者会早点结束的记者们,却发现相比于平时这次持续的时间甚至更短。蓝雨的众人是沉默的,黄少天则是用“虽然还是想多说一点不过我还是不占用你们时间了毕竟等会儿还有冠军队等你们采访嘛都要离开了我就少说一次不给你们添麻烦了啊”作为简短的结束,然后起身从后门离开。

到现在还有的一份不真实感,此刻才宣告破灭,成就无数夺得至高荣耀的剑圣,真的退役了啊。和以往不同的简洁的结束语,像是为自己的职业生涯画上句号。

被抢白的喻文州依旧是温温和和的笑着,只是笑的带着一丝勉强。其他人可以伤心可以不舍可以在台上哭着挽留,他不可以,因为他是蓝雨的队长,他有自己的责任。

恍惚的一会儿,从来喜欢长篇大论的人却迅速的结束了自己的退役宣言,从他身边起身,捞起椅背上的蓝雨队服转身离开。即使身边有这么多队友,他还是觉得自己以后,要孤独一人了。
黄少天离开了,这场总决赛本是在蓝雨的场馆举行,第六赛季的巅峰,和第十二赛季的背水一搏带给他们荣耀的地方,他走了无数遍,可惜最后一次没能再添上一抹金色。熟练的从专用通道略显昏暗的灯光下穿过,转过拐角看着脚下的楼梯。第六赛季冠军后一群人吵吵嚷嚷止不住的愉悦,把战队王牌抛起却没接稳,一群刚得了冠军的大男孩在楼梯一角惊险的滚作一团,略微的惊吓过后自己开始吐槽不靠谱的队友又被集火说要让自己安静下来,还是队长制止了队友们得完冠军就抛弃王牌的无耻行为。以及第十二赛季拼尽一切惊险的再得一冠,当年队里的老人还记得第六赛季的情景,走到这里时笑着说要再来一次,自己却已经没什么心情。原本想在这个巅峰退役了也算圆满,却还是舍不得这些队友,想着手速不够了,下个赛季就换个方式吧。

可惜这个赛季,就算是换了方式,也没能再为你夺下一个冠军,而是倒在了离冠军最近的地方。

突然吐槽起来怪不得张佳乐是最倒霉的大神,原来冠军有多快乐,亚军就有多痛苦。

人生呢,或许像是心电图起起伏伏,或者像是这楼梯,有上有下。

偷偷摸摸出了场馆戴好鸭舌帽和墨镜上了出租车。还是不算成熟,最后还是任性的提前退场,就当是自己不想见到他们悲伤吧。

回到宿舍,行李其实在比赛前就打包好拿回家了,不过不是父母那里,毕竟这几年早就自己买好了房子独立了,只是一直太忙没有空闲去住,现在突然间没事可干,过几天就把房子好好打扫一番正式开始自己的生活吧。

回宿舍不过是拿最后的几件衣服和前几天其他人送自己的蓝雨全套手办。还是不后悔的,把自己的青春交给蓝雨,这里很好,像家一样,他并不舍得离开。

不过人总得向前看,现在这些是过去了,最美好的过去。

不需要去管明天新闻会有怎样的报道,这是黄少天在职业比赛的最后一天了。明天开始的,就是新的人生。

【END】

 

 

 

 

 

 

END个鬼,我是不会虐他们的。不要怪我神转折。


黄少天退役后的第三年。

蓝雨队长喻文州宣布退役,至此黄金一代全部离开职业舞台。

喻文州做好全部的交接工作,走出蓝雨俱乐部。

拐进俱乐部旁边的一条小巷前,喻文州在附近的店铺里买了一些水果打包装篮。

提着与画风完全不相符的东西,走到俱乐部背街的小区。走过几栋楼,按响门铃。

很快,从楼上下来一个人。

“队长你太慢啦想当年我的速度你们从场馆回来我都已经走人啦!”

喻文州微笑着“没办法,作为队长责任总要多一些,况且也没人帮我分担一点,所以才回来慢了。不说这些,少天准备好了吗?去见见你爸妈吧。”

【真·END】

【没错我就是拿这个来混产出……自己都看不下去了好久没动笔】

评论 ( 3 )
热度 ( 6 )

© 一喻孤州夜雨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