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拾粟』《华章》 CP 伞修

『民国背景设定,ooc有不科学有,比如lo理科生历史残废_(:з」∠)_,但会尽量避免』

『私设如山崩坏如海,一切不科学属于我自己,荣耀归于他们』

『沧海拾粟系列其一,只是想写写不仅在谈恋爱的他们,民国背景刷刷帅气值x』

『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沧海拾粟》

 

 

饱经沧桑的中华大地,见证着五千年历史上一个又一个王朝的兴衰荣辱,胜败沉浮。夷人用炮火和科技强行打开了这片古老的土地积尘的大门,在这沟壑纵横的苍老躯干之上肆意妄为,趾高气昂的挂着虚伪的笑面,高耸的鼻梁里随呼吸吹出对这里腐朽的一切的冷哼。清政府之腐败妥协忍让软弱滋养了更多的贪得无厌,这些重如泰山的负担,就越发血淋淋的压在每一个人身上。终于,华夏之儿女内心的坚韧拉伸到最大,血性带着疾风呼啸之势,搅动了血脉相承中蓄积千载的沉积,长啸出百余年未曾放声高歌的愤懑,将长久压迫带来的紧绷到极点的张力尽数反弹。不可逆转的发展下,清政府倒台,历史的车轮碾压过皇宫内厚实的金砖玉器,带走了后宫三千莺歌燕语脂粉香气,隆隆的滚动到一个崭新的时代,中华民国。久远的疮疤难消,无所追忆过去,于是开始期待未来。而这,仿佛就是人们可以期盼的极乐自由境界。

 

事实上,任何事物都不可能轻易改变,鱼虾被开膛破肚尚能挣扎搏动,何况是一整个流传已久的社会思想?这个时代虽有政府,政局却混乱不堪,时代动荡黑暗却又饱含新生的希望。名为治世大力颂赞,平常人看不见平静下蕴含着暗潮涌动,纸醉金迷的窗纸下掩盖着濒临极点的混乱,一副真真正正的乱世景象。

 

不过,正所谓乱世出英雄。时势造雄才,在那片不由自主的沉浮中,淘洗出真正值得去关注的,铭记的,才是我们该做的。与其说,是历史和时代造就了这些人,我倒宁愿说,是他们的举手投足,造就了属于他们自己的历史,影响了整个时代。

 

请相信,这是属于他们的时代。我们,只需安静的做这段历史,这种精神的见证者。

 

《华章》

 

一、小楼一夜听春雨

 

民国十九年,公元1931年。江浙沪一带,上海。

 

三月十四日,是夜,雨声淅沥。

 

早春风声裹挟着雨滴,打在身上是沁入骨髓的湿冷寒意。

 

一条长街上,一扇气派厚重的古朴大门由内而外缓缓推开,悬着的鎏金门环叮叮当当磕碰的声音晕散开来,在这个只有雨声的夜晚显得有些扰人,在空旷的街上缓缓回荡随后消散。

 

门里跌跌撞撞跑出来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明显锦衣玉食养出的修长却带着绵软的身子上,套着整洁的衣服。只是该可惜那相当不错的料子沾上了过多春夜里飘散开来的寒风雨水,沉甸甸湿漉漉的贴在身上,想是在雨中站了不短时候。

 

他站在雨中看了眼不紧不慢阖上的黑漆大门,倒像是没什么事一般,把手上没装太多东西的包袱,懒散的甩在肩上,在天地间淅沥的雨声中迈开脚步,转身离开了叶府门前。

 

要说起这叶家,可就说来话长。叶家祖上便是负责皇家御用物件儿的置办,凭着皇恩浩荡在江南一带过的风生水起无人招惹。从前巴结奉承之人便不在少数。虽是如今清朝早已成为历史,叶家依旧根基雄厚紧实,照样是能呼风唤雨作威作福的大户人家。

 

当今家主叶老爷子也是一代枭雄,在上海滩这片地界儿说是手眼通天也不为过。奈何年轻时一心一意经营偌大的家业,老来方才得子。幸而上天待他不薄,不仅是喜得麟儿,还是一对双胞胎。叶老爷子自是喜笑颜开,略加思索,哥哥取名为叶修,取修身养性,兼备儒学“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之大愿;至于弟弟,名为叶秋,化用的是“一叶落而天下知秋”,意在顺应天时大势。

 

然而不知为何,叶秋自幼读书勤奋,无论安排何事,总是恭恭敬敬好生完成。而与他同胞的兄弟叶修,偏是个放荡性子。倒不能说是什么纨绔子弟,只是常常不甚服从管教,时而惹出些小小的麻烦来,训斥时还总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含糊过去。对比之下,叶老爷子对于叶修总是“怒其不争”。

 

不过再怎么觉得不争气,毕竟是自己金贵着的长子。两位少爷始终请了老师一同教导,虽说叶修依旧不太在意书本上的学问和生意场上的心计,左右还肯老实坐在堂内研读这些,总比整日浑噩来的要好。有些不可思议的是,这位常常懒散的大少爷,对于钢琴却是难得的欢喜。几年前曾有人送来过一架钢琴,向来看着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的大少爷,出乎意料的对这个来了兴致,闲来无事总要弹上几下。

 

老爷子心里虽然觉得这是玩物丧志,好赖叶修难得如此积极,也就由着他,只当做小孩子家一时兴起又知难而进的消遣罢了。

 

说来这叶修在这方面也算颇有天赋了,一年半载间勤学苦练的功夫,弹出的曲子已甚为悦耳,被请来教授他的先生对这个如此聪慧的学生也是满意,常对其赞不绝口。

 

至于现在的情形,简单来说,就是离家出走。不过是一次普通的谈话,前几日先生说自己念书时未曾用心,老爷子一时不喜便呵斥自己两句。本想着说说自己心中所想的是,就算世代如此,自己却是着实不愿经营管理继承家业,没想到最后竟闹到这个地步。老爷子怒火攻心,气的把自己赶出家门。也罢也罢,从前因着老爷子觉得未到时候,兄弟二人其实鲜少在公众面前露脸,也很少出门。自小的深庭宅院深居简出生活也是腻了,趁着这个机会,还能在外多些随性的日子。毕竟老爷子也就是一时气急,不然自己也不会就这么被赶出来,大约也是想给自己敲敲警钟,过一阵子自然相安无事。

 

叶修这么想着,缓缓踱步,漫无目的的走着。还是落在身上湿凉的雨提醒了他,当务之急该先找个地方避雨,想法子熬过这一夜,然后再做打算。环顾四周,左前方一户人家房檐下倒是颇为洁净,就先在那里凑合一晚吧。

 

叶修几步走过去,坐在一块还算干爽的台阶上,把一件长衫披在身上,包袱枕在脑后倚着门框闭上眼睛,催促自己别去想太多,好好休息养精蓄锐才是。绵密的雨声如同天然的催眠曲,不知不觉的眼皮沉重起来,一向养尊处优的大少爷就这么不顾所学的礼教规矩,在不知谁家的屋檐下睡了过去。

 

 

转眼已是深夜,弄堂口悄无声息的拐进来一个少年——或者青年,总之他正处于人生中分界模糊的阶段。手中抱着一套用油纸仔细包裹的燕尾服,小心翼翼的撑着伞避免雨水打湿手中的衣物。举着伞的那只手腕子上挂着同样用油纸包着的点心。这场雨小却绵长,来的无声无息,骤然而至,根本没来得及让人做好准备。

 

苏沐秋内心暗自抱怨着这场雨来的太不讨喜,险些毁了这套衣服。若是这有什么闪失,自己可赔不起,还好平日有带伞的习惯,不然自己可真是无法可想了。

 

带着一身的劳累和雨水的气息走近居住的小院儿,想着沐沐应该早就睡了,心里不自觉泛起一阵暖意,扬起一个微笑

 

——然后把到嘴边的尖叫生生咽回喉咙。

 

因为他踢到,以及看到了,坐在自家屋檐下台阶上的一个人。

 

苏沐秋小心翼翼的靠近自家门口躺着的不明人士,伸出手试探一下,松了口气。还好还好,这人还有气。然后,这个十七八岁的半大孩子也是犯了难:这人就躺在自家门前,不明来历,不知是为何会在这种雨夜,一个人落魄在这里。倒是有心不想管他,偏偏这人拦住了自己的路。睡在谁家门口不好,偏要睡在自己家。不过……这人看着比自己还要小上一点,这间房子里又就住着自己兄妹两个,想来也没什么值得别人算计的,那这个人,应该不是坏人吧?看这衣服也不错的样子,再想想前阵子《申报》上的消息,估计又是哪家的小少爷一时想不开了吧,自己这种被老爷少爷们踩在脚底下的小人物,倒是不能理解上层人的想法,衣食无忧的还不满意,非要闹出些事来。左右是避不开了,苏沐秋叹口气,自己总不能把人一脚踹开,看着一个比自己还小的孩子大雨天睡在屋外吧。

 

苏沐秋把沾了雨水的伞收好,抖了抖水珠靠在门边,把手里的东西放在地上,带着夜风微凉气息的手贴在人脸上,微微用上些力道的拍了拍:“这位小哥,还活着么?要是不嫌弃,今晚就在我家将就一晚?放心我没恶意就是看你可怜而已。”

 

雨声绵密,外加从未风餐露宿,如今却凄凄惨惨流落街头的不适感,原本就睡得不甚安稳的叶修被这么一拍也醒了。迷迷糊糊的睁开略显沉重的眼皮,转眼间又困倦的阖上,反复挣扎了几次终究还是清醒过来。抬头看看身边陌生的人,好半天才理解过来。这人是要请自己去他家睡一晚?不过是随口奉承一句罢,还是别自讨没趣的好。估计是自己挡了人家的路,人家才不得不叫醒这么落魄潦倒的自己。否则自己现在这幅模样,大约是没人乐意搭理的。

 

叶修扯开一个自认为蛮洒脱的微笑对面前这个人说:“好意先行谢过,但你我不过是萍水相逢,我偶然在你家屋下歇憩片刻罢了,无需深交,在下便先行……”

 

苏沐秋看着眼前比自己矮了小半头的少年努力装着成熟和潇洒扯开微笑,有点感慨的想着,毕竟是家里宠着的主儿,还是不够懂人情冷暖啊。尤其是这笑,自己虽懂了他意思,却怎么看都暗含嘲讽之意。听着这些一本正经的话苏沐秋略略翻了个白眼,忍不住开口打断:“这位小哥你先停,是不是平日听那说书先生信口编撰的故事听得多了些,下一句莫非还要说甚么‘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自然知道这些,不过这么多人家,你偏偏睡在我家屋檐下也是缘分,我请你进屋睡一晚而已,一晚过去便无瓜葛,何必如此多费口舌?寒舍虽小,却也还多睡得下你一个的。”

 

猛然间话语被打断,叶修从小听得的子曰诗云虽是没怎么放在心上,还是耳濡目染了不少,自是觉得略显无礼。但是转念想想方才自己确实过于矫揉造作,也就从善如流,点点头说:“那再推脱便显得我矫情了,在下……叶秋。多谢相助,虽为举手之劳,日后必当谢过。”

 

苏沐秋听了,拎起地上的两个油纸包裹,努努嘴示意人把靠在一边的伞拿起来,推开门说:“进来吧。我叫苏沐秋,说起来我们名字里还有个相同的字呢。”

 

人在屋檐下,还是低头为好。叶修抖抖刚才盖在身上,此刻却已经滚落在一旁的长衫,拎起自己的包袱,握着还带着雨珠的伞跟着人走进院子。随意打量一眼不大的小院儿,在上海这片地界儿只能算是下下等的住处,不禁腹诽一句自己到底是闲逛了多久。破旧的有些过分的窗棂和墙边爬着的几蔓不知名的茎叶,枯黄中刚刚抽出一丝绿意。两间小小的房子,苏沐秋径直带他走到背阴面的那一间打开门。看着房檐下挂着的洗好的学生装,叶修一挑眉,问:“你有个妹妹?”

 

苏沐秋轻手轻脚的推开门,回头小声对叶修说:“小点声,她肯定睡了,你别把她吵醒。怎么,我有个妹妹很奇怪么?今晚你就和我一起睡这间房好了。不过地方稍微挤了些,你也就在这儿将就一晚而已,总比在外面吹着风要好点。”

 

叶修点点头表示他不嫌弃,进屋看了看和灶台对峙房间两端的床铺,踌躇一下后开口:“你觉得……我该睡哪儿?”

 

苏沐秋把手上的东西放在一边,脱掉外套,头也不回的说:“睡床上啊,都是男人这有什么的。”

 

叶修瞄了一眼那张小得可怜的床,说:“要不我还是打地铺吧,本来也有这个准备,我看你这床……实在是有些不结实。”

 

苏沐秋抖了抖被褥,说:“也是,不过那怎么成?好说你也比我小吧,这么做显得我不知礼节没有待客之道。要不你睡床上,我打地铺好了。”

 

叶修一边说着“那怎么好意思”。一边冲着床边挪了几步,看着苏沐秋。

 

苏沐秋看了眼叶修嘴上虽然不说,行动上却表现得很是明显,不动声色的感慨一句“还是个孩子啊”,一边不客气的扶住肩膀把人按在床上。“让你睡你就睡,前天刚洗的被褥不至于嫌弃成这样吧?有这个时间还不如早些休息,别再逞强了,小鬼。”

 

叶修本就如此想,奈何抹不开面子开口,既然主人这么说了自己也就照办。内心想着“叫什么小鬼,你也没比我大到哪里去的样子。”随口客套了一句后,坐在床上脱掉被雨水淋湿,又被风吹了好一阵子半干不干的衣服扔在一边,翻身就打算睡觉。

 

苏沐秋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我说你这人什么习惯,这儿可没人伺候你,自己的东西自己收拾好再睡,我可不希望你丢了什么东西还怨我。”

 

叶修狠狠掐了自己一把,提醒着自己,现在可不是在家有人伺候的时候了,还不知道这种生活要过多久,从现在开始就习惯了为好,毕竟可不是每个人都像眼前这位一样,这么好心让一个陌生人借住。以后过的大抵还要更艰难,还是收拾好自己心境。或许这也是老爷子给自己的一种历练?

 

大少爷的身份,生平第一次做这些难免手忙脚乱,勉勉强强整理好包袱里不多的衣物,虽然只在外待了一晚,却已经觉得身心俱疲。枕的枕头虽不如家中的松软,好赖也比刚才的门框舒适不少。叶修脑袋一沾着枕头,很快便沉沉睡去。

 

TBC

 

第一次写正经的长篇,还是系列我果断是自己作死……目测能周更都不错了严重怀疑自己更新速度【哭哭】顺便安利一下2月8/9号沈阳全职O!今天刚知道就打了鸡血!

评论 ( 9 )
热度 ( 8 )

© 一喻孤州夜雨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