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海拾粟』《华章》 CP 伞修

『民国背景设定,ooc有不科学有,比如lo理科生历史残废_(:з」∠)_,但会尽量避免』
『私设如山崩坏如海,一切不科学属于我自己,荣耀归于他们』
『沧海拾粟系列其一,只是想写写不仅在谈恋爱的他们,民国背景刷刷帅气值x』
『脑洞一时爽,填坑火葬场』

《华章》

二、沧海何须雨听风 


苏沐秋听着窗外路过的打更人悠悠长长的调子,恍然发觉竟是已折腾到了三更时分。听着睡在床上的少年迅速平缓下来的呼吸,想是已经睡着了。自己是出于何种心境才脑子一时发热,极力邀请一个陌生人到家中住一晚,还要委屈着自己打地铺,苏沐秋自己都有些搞不懂了。 

算了,搞不懂便莫要去想,不然便是徒增困扰罢了。明天的事情还有很多,沐沐的学费大概还差上一点,不过再过几天应该还是可以凑齐的,只是自己千万不要再在柜上打盹惹恼了老板就好。 

苏沐秋想了想,虽然已是三更,左右自己已经习惯了这种不规律的日子,也不在乎这一时半刻。苏沐秋还是爬了起来,轻轻擦燃火柴,点上靠在窗边的小煤油灯,把灯移到稍微远离床铺的地面上。他努力把煤油燃烧的味道向另一个方向扇了扇,效果聊胜于无,然后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约有半份报纸大小的本子来,纸质很是粗糙,边角也磨得有些毛糙,却依旧显得整洁,左侧针脚细密的牢牢地钉在一起,开阖间似有似无的飘出一阵浅淡的劣质墨水气味。 

苏沐秋迅速的缩回被体温捂了许久,好不容易有些温热的被窝,抖了抖手中的纸制品,熟门熟路的翻到中间的一页,借着煤油灯燃烧的微弱光线,伴着雨声和不时灯花爆裂的微弱声响,认真的看着书上的东西。 

苏沐秋手上珍而重之的,是一本乐谱。他微微簇着眉头,目光扫过几行五线谱,便阖眼默背一段。记熟一页后,就把谱子放在一边,手指灵巧的上下跳动,想象着钢琴就在自己手下,时而轻柔时而激越的弹奏着。跃动翻飞的手指在昏暗的灯光边投射出变幻莫测的影子,不时轻颤的火苗下映出刚开始抽芽的青涩而又渐现棱角的专注脸庞。 

苏沐秋看着看着就没了时间,不知过了多久,他隐约听着叶修在床上折腾,动作略微大了一些,本就不结实的床发出一声痛彻心扉的惨烈呻吟——还好没事。 
苏沐秋刚从灯光这边回过身去,便听得“咣当”一声,然后两声痛呼响起,苏沐秋只觉得自己的左臂痛得钻心。毕竟一个大活人直接摔在上面,这滋味真不是好受的,苏沐秋觉得自己仿佛听见了关节处脆弱的“咔嚓”声。 

至于叶修么,睡得正熟,突然直挺挺拍在地上,肩胛骨下边还硌着什么东西,整个人都摔得有些懵了。一晚上被弄醒两次,叶修心想自己这是做了什么孽,揉揉刚才有些磕到的脑袋,才迟钝的转头看着旁边的人。 

苏沐秋开口都带着些咬牙切齿的意味:“我说,你能先放过我的胳膊么?”叶修赶紧爬起来,干干的讪笑两声:“那个,床太小有点不习惯,一翻身就摔下来了……你没事吧?” 

苏沐秋轻轻碰了一下结结实实被砸到的关节,“嘶”了一声。“床太小不习惯是吧?我刚才莫非是被什么迷了心窍才让你进来的。” 

叶修倒是角色转换得很快,略微带着些无赖的口吻说:“既然都出手相助了,苏大侠莫不如就包容些,好人做到底,总不至于现在再把我赶出去吧?”

苏沐秋看了看这个似乎是迅速学会了怎么耍无赖的人,眼角略略抽搐了一下。右手支撑着身体坐起来,小心翼翼的揉着此时热辣辣的手臂,那样子就像是在看自己的心上人。 

叶修感觉有些不能理解,一个大男人这么矫情?“不至于吧真的疼得这么厉害?要不……我帮你揉揉行了吧。” 

苏沐秋白他一眼,“你知道什么,我明天还要去舞厅当乐师!这手要是没好,人家那么大的场子,可不缺想替换我的人,好不容易弄到的活儿又要丢了!” 

叶修听了,心里还是愧疚的。若是人家好心对待自己,自己反而害人家丢了生计,岂不是“以怨报德”了? 

叶修清清嗓子,正欲说些什么,破旧的木门突然“吱呀——”一声被推开,门外一个小小的女孩,长得很是清秀,和苏沐秋模样还带着三分相像。 

女孩揉了揉眼睛,胳膊很是纤细,没什么肉,显得分外惹人怜惜。开口带着些稚气和困倦的软糯,“哥哥你又回来这么晚啊,刚才是怎么了……欸,你是谁啊?” 

苏沐秋看了看被吵醒的女孩,拽着站在一边的叶修站起来,不动声色的用上些力气,在叶修胳膊上狠狠拧了一把,疼的叶修一咧嘴,差点又惨叫出声。

苏沐秋一脸和煦的微笑,眼里是浓的化不开的温柔。“都说了不用担心我,沐沐,哥哥可是很厉害的。”扭头看一眼站在一边不知该作何反应的叶修,略微含糊的说:“他是叶秋,就临时在咱们家住一晚。沐沐快去睡吧,我们声音大了些。明天你还要上课的,好好休息啊。” 

苏沐橙冲着叶修扬起一个甜甜的微笑,脆生生的喊一句“叶秋哥好。哥哥会让你住到家里,你们关系一定很好吧?可是我怎么没听哥哥提起来过?”听了这话,叶修有些尴尬,干咳一声后,被苏沐秋催促着,干巴巴的说一句“沐沐你好啊。其实……其实我们也不是特别熟。”其实我们今晚刚认识,还不到五个钟头。这句话在叶修嘴边转了一圈,还是没有溜出来。 

苏沐橙问:“好吧……不过刚才的声音是怎么回事啊?”苏沐秋回头瞪了眼叶修,转身依旧是温声细语的对妹妹说:“没事的,只不过是叶秋做噩梦从床上摔下来了,我吓了一跳而已。没什么大事的,沐沐快去睡觉吧,哥哥今天给你买了点心,明天你课业结束回来就尝尝,怎么样?” 

苏沐橙很是听话的对自家哥哥和哥哥的“挚友”说声晚安,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两个少年站在屋里,莫名的都松了一口气。叶修是因为他觉得自己要是再打扰他妹妹哪怕一小会儿,苏沐秋真的就要活撕了他了。 

至于苏沐秋,刚才一直努力掩饰着左臂的伤痛,此刻才放松下来。刚才揉捏过后好了些,现在却是钻心的疼痛。挽起袖子看看,已经有些乌青。 

叶修也没想到后果这么严重,虽是无心之失,却依旧满心愧疚。苏沐秋说:“你帮我把药箱拿来,处理一下吧,别人看不出来就行。” 

叶修眉头一皱,严肃起来“那你明天还要去干活?” 

苏沐秋叹气“不去怎么成,我可不是什么有钱人,现在整天忙活也就勉强维持生计而已。连自己妹妹的学费,都要攒很久,不拼一点怎么行啊。” 

叶修说:“那也不能作贱自己的身体吧,万一你累垮了,你妹妹怎么办?”想了想二人不过初识,自己似乎是没什么立场说这些,叶修挠了挠头,说:“再怎么说你受伤也是因为我,我心里着实过意不去。不然这样,我便先在你家住下,你胳膊养好之前我替你去干活,权当弥补你的损失,顺便帮把手,你也不希望你妹妹知道你受伤的事吧?” 

苏沐秋说:“你这话说也在理,事情本就因你而起,若不是你偏偏睡在我家门口,岂会这么多事。但其他行当尚且不难,单说这乐师一样……”苏沐秋上下打量了叶修两眼“你会弹钢琴么。” 

叶修一乐:“你还别不相信,别的行当我倒不一定做的好,唯独钢琴这一项……毫无问题。”话语之间是满满的自信。 

苏沐秋狐疑的看了叶修一眼:“你真的会?世间之事便能如此巧合?” 

叶修索性不说话,拿过被放在一边的谱子翻了翻。“自己做的?写的很漂亮嘛。你明天准备弹哪几首?”

苏沐秋看他的样子也不像心里没底,叹口气索性破罐子破摔,走过去用右手指了指。叶修粗略翻了一遍,自信满满的说:“就这几首,还难不倒我,今晚便能搞定。” 

苏沐秋抱臂站在一旁,不置可否,然后迅速疼的一咧嘴。叶修赶紧按照苏沐秋的指示,小心翼翼的给他处理伤处。初次做这些事的紧张,让惯于弹钢琴的很稳的手都有些颤抖和僵硬。生疏的动作不时便会碰到苏沐秋的胳膊,然后便是对方脸上更添一分痛苦。 

好不容易帮苏沐秋处理完毕,叶修紧张的已经略微出汗。看着自己有些丑陋的处理,好赖效果能达到,至于看着什么样子,叶修可是懒得去管。长长的舒一口气,抬起袖子擦擦额头上的薄汗。今天做了太多自己以前不曾想过去做的事,也算是一种别样的体验了。 

叶修匆匆把被自己滚乱的床褥铺平,“这次还是你这伤员睡在床上罢,我就在地上将就一下。说来你这床真是小,真不知你平日是如何习惯的。” 

苏沐秋说:“我委屈点便委屈了,只要沐沐舒服我就心满意足。” 

叶修觉得自己看见了一个死妹控

叶修一愣,“人说长兄如父,你这一番苦心,这一点我很是敬佩。”叶修想了想算是被自己抛在家中,尚且每日需要被父母耳提面命,寒窗苦读的弟弟,以及身边属于叶秋的衣物和告诉别人的身份,心里着实内疚了一瞬。   

苏沐秋看一眼叶修:“你这么正经称赞我的样子,我能说不习惯么?”

叶修有些汗颜,这才认识多久就给人留下这么不好的印象,莫不是天生气质使然?但想想自己父母兄弟万没有如此,唯独自己如此,连自己都不清楚是为何。

叶修急急忙忙转移话题:“对了,一直听你叫你妹妹‘沐沐’,但她的名字……?”

苏沐秋略微警惕地看了他一眼,说:“你可别打什么鬼主意,我妹妹多好,再看看你……她叫苏沐橙。”

叶修迅速点头“嗯嗯”两声,眼神真挚的望着苏沐秋,就差没指天发誓自己对他妹妹绝无半点其他心思了。

窗外打更人又转过一轮,四更天正是一夜之中黑的最为纯粹的时候。这一次换成叶修躺在地上借着昏暗的灯光仔仔细细翻着乐谱,苏沐秋安静的睡在床上。

叶修躺上铺在地上的薄薄的褥子的一瞬间,第一个印象是:啊,有点凉有点硌到肩膀。回头看一眼因为伤处只能向着床外侧卧,此刻已经阖上眼睛的苏沐秋,总有种莫名的感觉。

转回头眯着眼睛仔细辨认乐谱上的音符,打个呵欠。果然以前从未彻夜不眠,还是有些不习惯。不过总要习惯,以后经历的不同一定会更多,这才是真正的风雨,比那些先生们说得之乎者也有意思多了。

自己也算命好,随意睡在谁家房下,也能被人捡到,看样子,还都是些善意的人呢。

其实从自家太过古旧的院子里走出来,也真的不赖,若不是如此,自己又怎会期待更多的精彩呢。

此时的叶修并不知道,这个雨夜偶然的相遇,使未来的一段日子,甚至以后的一辈子,都为之改变了。

有时真的是冥冥之中的缘分,风声雨落,茫茫人海中穿行沉浮时,在这广阔沧海中有幸相逢知己。

叶修想,此刻的深夜中,窗外雨声和风声便是绝妙的伴奏。和着这种轻轻淡淡的声音,气氛很是绝妙了。

沧海之中与你相逢,何惧风雨交加,往后但愿荣誉与共。


TBC

 

其实我本来想写萌萌哒老叶慢慢被生活【和伞哥?xxx】锻炼成老不修xxx,但是写着写着他自己就开窍了……该说果然天生嘲讽没下限么。还有民国背景我以为应该写的很沉重……不过我果然文风多变写着写着欢快了起来闹哪样。也罢,先甜着就甜着,反正【哔——不能剧透】

评论 ( 1 )
热度 ( 2 )

© 一喻孤州夜雨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