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欺欺人》全职 伞修 【虐,一方死亡】

【食用前请先默念三次作者心不脏作者心不脏作者心不脏】
叶修,是荣耀职业竞技比赛历史上的一个传奇人物,他创造了无数的辉煌,他拥有真正的荣耀。
在此先不说他获得过的众多奖项和称号,单说自从苏沐橙成为职业选手之后,每一年的最佳搭档,除了叶修退役的赛季,就一定是属于叶修和苏沐橙的。
有人很疑惑二人做了这么多年的最佳搭档,而且苏沐橙又是公认的联盟第一美人,为何叶修和苏沐橙的关系始终没有进一步的发展呢?
圈外人不了解内情,可职业选手圈子里倒是都明白,自始至终,叶修都只是把苏沐橙看做自己的妹妹而已,而且还是亲的那种,他们又怎么可能把关系再往前一步呢?
叶修自己也很清楚,自己对苏沐橙永远都是对妹妹的宠溺,不存在别的原因。虽然外界都在说,但是他们两个始终就维持着这种再正常不过的兄妹关系,没有缘由。
叶修最近觉得自己越来越莫名其妙了,很多时候会一阵一阵的恍惚,好像有什么东西从脑海中经过,但他却什么都抓不住,似乎那种感觉只是他的错觉。后来这个情况被陈果发现了,以种种诸如“你可是我们兴欣的王牌啊怎么能不注意身体健康”的理由督促着去医院做了个详细的检查,各种透视X光抽血化验甚至心理压力排解叶修统统试了个遍,也不见什么效果,情况依旧如此,这算是急坏了陈果。
除了陈果,兴欣还有一个人在知道叶修最近的情况后也格外的忧虑,不是别人,就是苏沐橙。每次看到叶修,苏沐橙的眼中总会暗含着一种担忧,并且盛满了悲伤,但是当叶修看过来的时候,她又会换上那种甜美自然的微笑,仿佛之前的情绪只是错觉,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似的。
叶修也觉得自己越来越不对劲,有的时候想去抽根烟却在掏烟时发好一会楞,脑子一片空白完全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总有一种难过的情绪,却又不知道自己到底在难过些什么。
又或者在网游里开着小号帮着自家公会抢boss的时候,总是鬼使神差的抽出枪系角色的账号卡,然后行云流水的操作,有的时候遇见认识的职业选手,他们会有些惊讶的问“这个小号真的不是周泽楷开的么?!”
看着叶修最近越来越反常的情况,苏沐橙的担心也越来越严重了。十年前的担心,终于……还是不可避免的么?
几天后,就是这一年的清明节,兴欣众人都知道一些关于叶修,苏沐橙,还有十年前就去世的真正的神枪,苏沐橙的哥哥苏沐秋的事,这一天大家也就都很安静的训练,训练室里除了操作鼠标和键盘的声音,很是难得的没有了平时吵吵嚷嚷的气氛。虽然热热闹闹的是好事,但是这种时候还这么做毕竟是对逝者的不尊重,听完了他们的事,大家都很尊重这位昔日的神枪,想到此刻这位天才已经长眠在南山公墓里,平时再活跃的人也难以当做若无其事的继续轻松下去。
叶修和苏沐橙,当然还有陈果,就在这种平时在兴欣难得一见的安静气氛中走了出去,向着相同的目的地进行每年的惯例行为。
如同前几年一样,到了公墓门口,三个人轻车熟路的分成两路,陈果去父亲墓前祭拜,而叶修和苏沐橙到苏沐秋墓前为他扫墓。陈果像以前一样和自己的父亲说着最近发生的种种喜怒哀乐。许久后终于说完起身,打算去找在另一边的叶修二人。
走到苏沐秋的墓地附近,陈果本想招呼他们时候不早该回去了,却突然看到苏沐橙满脸泪水,站起身抱住叶修,脑袋靠在叶修肩头失声痛哭。而叶修安静的站在那里,静静地点燃了一根烟吸着。由于角度和光线问题,陈果看不清叶修的表情。此时天色有些晚了,公墓里已经没多少来祭扫的人留着,所以,周围安静得只有苏沐橙的哭声。
陈果有点懵了,在她的印象里,不论是之前作为一个默默无闻的小粉丝在远处遥遥的注视着苏沐橙,还是后来如同做梦一般真真正正的见到了自己的偶像,甚至和她成为了朋友姐妹,在陈果的记忆中,她从来没见过苏沐橙哭泣的样子。她觉得苏沐橙应该一直是阳光的,神采飞扬的。可现在她所见到的,却是苏沐橙如此脆弱的一面。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看着他们如此难过的模样,陈果有心安慰,却又觉得这不该是自己知道的事,本来与自己无关,或许她不应该过去才对。因为她即使走过去了又能做什么呢?除了几句苍白无力的安慰,她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看着他们继续痛苦。或许他们也不希望别人知道,不想和别人分享这些痛苦吧。
那么,就装作什么也没看到吧,或许这样更好。陈果这样想着,步伐有些沉重的离开了公墓,最终还是没有去打扰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中的两个人。
………………………视线转换………………………
叶修和苏沐橙和陈果一起到了公墓,依旧和往常一样的两个人单独去苏沐秋墓前扫墓。开始时气氛都还好,苏沐橙一直用着自己轻快的语气对着墓碑上的照片絮絮的说着些什么,而叶修则是沉默着在一旁抽烟。
苏沐橙说完之后,便转过身去看着周围祭扫的人们的种种行为。她知道叶修在这种时候不喜欢自己说的话让别人听到,自己的行为让别人看到,所以苏沐橙很习惯的不去看叶修在身后做什么,说什么。
这里或许该插句题外话,大家都以为叶修从来不用手机,自然也就没有手机。其实他们还真的想错了。叶修不仅有手机,而且还总是在手机淘汰换届的时候积极的换成最新款的手机。
但是,每次换新手机之时,他总会记得把一张存储卡抽出来安进新手机里,然后关机。
至于存储卡里有什么,除了叶修自己没有其他人知道,即使是苏沐橙也不知道。
此时,叶修正把自己几乎从买完就一直处于关机状态的手机从口袋里掏出来,开机,按亮屏幕,看着屏幕上作为背景的有点模糊的照片,叶修叹了口气,划开解锁屏保,壁纸图片上,依旧是模糊不清的明显有一段时间了的照片,像素很低的照片上,三个人笑的灿烂。点开通讯录,里面存着的唯一一个联系人,名字是“苏沐秋”。选择拨号,把手机放在耳边静静地听着。往年每次来扫墓时叶修一向如此,给手机中存着的唯一一个联系人,也是永远不会接通的联系人打电话。
以往,因为无人接听,最终总会转为留言。叶修便是静静地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当年苏沐秋亲自录下的“您好,我现在有事无法接听电话,请在‘嘟’声后留言”,仿佛那人还在一样,只是暂时有事,没办法亲自接听他的电话而已。然后,叶修就会自顾自的说着自己想对苏沐秋说的话。
今年还是一样的情况,叶修正在耐心的等待着对面自动转为留言。可是,令他没想到的是,电话接通了。
“您好,请问你是哪位?”对面是个男人的声音,很温和,但却不属于苏沐秋。
叶修愣了好久,直到对面再一次开口询问,他才反应过来,连声说着“抱歉打错了”然后挂掉电话。
叶修看着屏幕上显示着“通话已结束”的手机,有些茫然。苏沐秋的电话号码,为什么现在会是这样?
想了一会儿,他才想到,应该是这个号太久无人使用,所以被注销了,然后又被运营商重新卖给了其他人,所以,现在这个号码所代表的,只是个陌生人,而不再是那个苏沐秋了。
叶修突然想到,自己一次又一次的听着苏沐秋的留言语音,却从来没想到要将这些语音录下来。现在这个号码被卖给了别人,而那些语音,也就不复存在了。这样一来,苏沐秋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的痕迹,也就真的只剩下他手机中存着的几张照片了。
想到这里,他有些后悔自己以前为什么没想到这种情况,结果现在出了这样的事,他却什么办法都没有。
叶修内心有些茫然,静静地看着手机里那几张寥寥可数的照片,注视着上面有些模糊但依旧清秀的脸庞,放大图片,本就模糊的图片更加不清晰了。叶修闭目回想着苏沐秋的容貌,可是此时却有些惊恐的发现,自己脑海中,对于苏沐秋的脸,已经没有多么清晰的印象了。
毕竟是十年的时间,印象模糊不清也是正常的,但是叶修想到的是,苏沐秋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痕迹,终究还是要被时间抹去么?自己如此拼了命的挽留,不断的自欺欺人,却终究还是无济于事么?
苏沐秋的墓地处在公墓较为偏僻的一处,距离马路倒是蛮近的。天色暗了下来,叶修的耳畔不时传来刺耳的刹车声,这让他回想起了十年前的那场车祸,分不清是脑袋还是心里有些疼痛,但他还是执着的去回想着,不想要放弃。
那天,一起去换手机的二人,刚刚买好了新手机往嘉世走。毕竟当时年轻,叶修只有17岁,苏沐秋也比他大不了多少,还在路上的时候二人就迫不及待的换上了手机卡玩起了新手机。等到过马路的时候,苏沐秋提醒着叶修别再玩了注意看路,可是叶修却不听,笑嘻嘻的说反正还有你在呢完全没关系啊。苏沐秋想想也是,就这么一段平时常走的路,又能有什么危险呢?也就不再说他了,两个人就这么打算走过去。
就在两人过马路的时候,一辆大卡车横冲直撞的开了过来,当时两个人正戴着耳机听歌,所以都没注意到。而那个卡车司机是疲劳驾驶,也根本没注意到前面的两个少年。等到苏沐秋注意到卡车向自己二人冲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苏沐秋拼尽全力推开了叶修,而自己……
等等,不对!叶修这时才意识到,当时虽然苏沐秋推开了叶修,但是卡车司机这时也终于发现了前面有人,猛的一个急转弯,可是两个人最终还是一起被撞倒在地。最后……一个抢救无效死亡,另一个则受了重伤。
就这么静静地回想着过去的事,叶修的呼吸都有些沉重。他感觉自己的记忆模糊不清了,想起当时的事就头痛,但即便如此,他还是拼命回想着当时的事,大概这也算是一种自虐,用身体上的痛麻痹内心的痛苦。
眼前的景物越来越模糊,头疼的越来越厉害,他觉得快要到极限了,可是即使头痛欲裂,他依旧固执的回想着之前的种种。心中尘封许久的记忆,许久不曾触及过的埋藏在心灵最深处的伤疤,在这一刻终于被无情的揭开了,仿佛心被整个剖开,血肉模糊,鲜血淋漓。
被刻意锁上的记忆,大门上挂着的锁头似乎是因为时间太长的缘故,早已没那么结实,这次使自己痛苦的无以复加的自虐性的回忆,就这么硬生生的撕裂了这份记忆最后的屏障,将心中最丑陋疼痛的疤痕,堂而皇之的呈现出来。
终于记起了一切,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才是。
原来,这十年的痛苦,根本给错了对象。
当年死的人,不是苏沐秋,而是叶修啊。
那个年纪轻轻,却是意气风发,对荣耀充满无限期待和未来的叶修。
那个最伟大的战法一叶之秋的操作者,最早成为联盟首屈一指的战术大师的叶修。
那个本该还有着无数和荣耀密切相关的日子的叶修。
那个……苏沐秋一生的恋人,叶修。
原来,自己即使再怎么假扮,再怎么伪装,再怎么去模仿学习,自己也不是他。即使再怎么相似,但是,自己不是叶修。即使拼了命的想要挽回一切,也不可能。即使想要用自己的方式来留住叶修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的痕迹,替他走完荣耀的一生,用他的身份去感受世界,去参与这个世界的种种,可惜,他不是叶修。
叶修,是永远无法被取代的,从各种意义上。
原来这么久以来,从十年前开始伪装,到现在终于还是自己揭穿了自己。
他终于发现,原来这十年,他一直在自欺欺人。
他苏沐秋,不管再怎么装的和叶修一样,也永远不可能成为叶修。
是的,一切都已明了。当年那场惨烈的车祸过后,苏沐秋根本无法接受叶修已经在车祸中死去的这个事实。最后,因为太过于想要留住叶修的痕迹,苏沐秋选择了一条极其疯狂的道路。
他拿出之前的积蓄,到医院去做了整形手术,把自己的容貌变得和叶修差不多。而后拿钱贿赂了大夫,把死亡档案偷偷更换了。对于大夫来说,估计这只是个无关紧要的事,也就答应了。然后请了一位催眠师,对他进行心理暗示,让他能够忘记这些自己所做的一切过以及事情的真相,真正的去扮演好叶修这个角色。苏沐橙当时还小,身为唯一一个了解一切实情的人,她选择了沉默,然后辍学陪在“叶修”身边,陪他走过这么多年的荣耀。
现在,一切真相已经昭然若揭了。当时催眠师和他说这种心理暗示会随着时间推移逐渐弱化,他就已经知道他注定不可能欺骗自己一辈子。如今果然失去了效果,想起了一切。想想自己这些年亏欠自己妹妹的一切以及妹妹对自己疯狂举动的理解和包容,苏沐秋感觉自己太对不起自己的妹妹了。
“沐沐……我……”张开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深深地吸了口烟,然后看着对面已经长大的女孩先是一脸不可思议然后是忧伤怀念最后依旧如同从前一般满脸泪水的向着自己扑过来,趴在自己怀里失声痛哭。抚摸着妹妹柔顺的长发,那一瞬间他甚至在恍惚间觉得其实什么都没有变过。不过清醒过来他知道,这早已不再是十年前了,转眼间物是人非。他们三个,终究回不到从前。
天色渐渐暗淡,终于调整好情绪的苏沐橙乖乖的跟在自家哥哥后面往回走,看不出喜悲。
你问后来呢?
后来的事,那就谁也不知道了,知情的人,也不肯透露这些。只是,无论时间过去多久,苏沐橙也一直记得那天晚上的对话:
“哥哥,既然你想起来了,今后你打算怎么做?”
“既然十年前就决定好了的事,现在也不打算更改。所以沐沐,抱歉了,哥哥还是不能光明正大的给你哥哥的爱。”
“没关系的,其实我早就该知道你的答案的不是吗。哥哥的选择我会尊重的。”
以及,苏沐橙永远不会忘记,那天夜里,那个人站在路边阴暗的树影中,说出:“因为从第一刻开始就不能再回头了啊。叶修已经有了一次假名的事件,不能再让别人知道其实叶修彻头彻尾都是假的,那对他的名声会更不好,那样就违反了我的初衷呢不是吗?况且……我也早就知道——”
苏沐秋低下头,带着一丝永远无法化解的悲伤说:“自欺欺人这种事,不会有回头路,也不能有回头路啊。”
————END————
【磨蹭了好久才写完这篇文,存了很久的脑洞了,我真的不是后妈。知道很多地方都非常不科学,但是没办法文力不足而且不够专业,所以bug请无视。一直觉得如果叶修对沐沐的种种关怀包括两人一起吃泡面的事情这类的,如果出于哥哥对妹妹的爱护的话非常解释的通,这也算是灵感来源吧。最后请不要找我谈人生这里不接受谈人生模式,就这样先跑路。】

评论
热度 ( 10 )

© 一喻孤州夜雨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