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脱团狗》

设定是蓝雨杂志社总编喻文州x王牌撰稿人黄少天

其实是 @零九号的龙玖君 本子里的G,同意了我就先偷跑来混更新l啦反正跟正文也没啥联系……虽然跑的是没经过校对捉虫的那版的地得不分……

本子是今年给黄少天的生贺!黄少中心吃货本!主题思想就是黄少天和吃吃吃!爱少天的小伙伴不来一发嘛真的很美味【请允许我夹带私货卖个安利】顺手贴个购买链接打广告http://item.taobao.com/item.htm?spm=a1z09.2.9.25.jccspA&id=520258808767&_u=9284ke67b996

接下来正文w



确定了关系的这年春节,《蓝雨》杂志社两位顶梁柱,主编喻文州携王牌黄少天,逮着其他人还没反应过来,根本来不及提出反对意见的机会,干净利索的收拾了行李走人,给其他人的留言是出门旅游休个年假,权当提前度蜜月了。

于是留守的一群人一个没逃掉地,全都被抓了苦工。杂志社的这群人,平时就是人家吃着他们看着,人家玩着他们拍着,人家乐着他们大半夜的撰稿校对一把把薅头发。结果主编和黄少不仅在感情方面不遗余力的闪瞎单身狗,事业上还不放过他们,居然在春节特刊忙得团团转的时候成功脱身跑路杳不知其所之也。

蓝雨清一水的单身雄性表示,特么队友爱都喂狗了吧?!都是犬科只是定语不同而已,不能不把单身狗当人看啊,脱团狗你们何苦为难同类?!

当然了,这些都是内心os,毕竟那两位他们一肚子气偏偏都惹不起。主编大人的心脏业界都出名,又是他们顶头上司掌握生杀大权;至于另一位,你敢吐槽他妥妥的烦死你好吗。套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郑轩同志的口头禅,简直压力山大。

偶尔有来蓝雨办事的人甚至可以看到,在长期的压抑不满中,整个编辑部都笼罩在几乎实质化的怨念里,熊熊燃烧的肾上腺素和雄性荷尔蒙久久挥之不去。当年业内调侃蓝雨“连门卫大爷养的那只狗都是公的,早晚集体雄性激素郁积过多内分泌失衡”的戏言,眼看着就要成为现实了。

至于这种诡异气氛的两位罪魁祸首呢,此刻正坐在飞机舒适的座椅上,肆无忌惮地聊着天。

趁着春节卖了队友俩人自己出来旅游这事是黄少天提的。就算做的是个经常全世界乱跑去采风的活儿,毕竟身上还有任务根本玩不尽兴,净想着怎么把照片拍好看把稿子写好吃了。

俩人都是土生土长的G市人,生在此长在此我在祖国大南边的,这二十多年也没发生过什么冤假错案足以惊动上天,所以从来没好好见过一次雪。黄少天以前倒是为了取材来过北方,可惜来时都是夏天,与雪就无缘了。这一次赶着春节,黄少天和喻文州合计了一番,从微博上热心的小粉丝们处get了东北的美食+雪景攻略后,还是决定不远万里飞来北方好好犒劳自己辛苦了一年的小身板小心脏。

几个小时的飞行在黄少天的叽叽喳喳声中不算难熬地结束了。俩人取了行李,谨慎起见换上最厚重的衣服,臃肿地“滚”出了机场,打了taxi直奔酒店。

他们的目的地是H市,不过此H非彼H就对了。在taxi开往酒店的路上,黄少天已经开始亢奋地盯着道路两侧,那空旷田野上厚重而漫无边际的银白了。

“文州你看不愧是‘冰城’嘛,这么大雪我还从来没亲眼见过呢,你目测一下这得有多厚能不能把人直接埋进去啊?话说要是夏天也能这样就好了就没那么热了我绝对一头扑进雪地里。”黄少天欣赏美景的同时嘴上也闲不住,毫不吝啬地表达着自己的惊诧和喜爱。

司机四十多的样子,人看着一脸宽厚,听了黄少天的话,呵呵笑着说:“小伙子也是特意来这儿看雪的吧?每年冬天来我们这儿旅游的人真是不少。这郊区地里的雪还不算最大的呢,不过深的地方也足够埋个半拉人了。你要是去了山里,那雪才真叫一个寸步难行呢,有的地方估计能直接没脖儿了。”

车里的暖风开的很足,他们完全没有到了祖国最北方的感觉,黄少天干脆把脖子上厚实的围巾解了下来。他和司机搭着茬,不知不觉的也就到了目的地。

一下了车,没了暖气支援,寒风呼呼地往脖子里灌。黄少天打了个激灵,拎起箱子拉着喻文州快步向前冲,妈个鸡可别第一天来东北就被天气KO,那也太丢人了!

办好手续,黄少天刷开房门直接扑到松软的大床上,发出满足的喟叹,一直赖到身上的冰冻buff消除,才爬起来慢条斯理地扒掉一层层保暖衣物,然后拉开窗帘,趴在窗边欣赏着近在眼前的冰花树挂,看着窗外马路上厚厚的一层白雪……被敬业的环卫工人扫得干干净净。

喻文州还算任劳任怨,把行李整理得差不多了,才拍拍黄少天示意他先去吃饭。

黄少天眼神一亮,刚才懒洋洋的样子瞬间不见,老实地让喻文州帮他挑好衣服,然后偷腥一样的在喻文州脸侧亲了一口,兴奋的像是要春游的小学生。

嘛可以理解,他要不是吃货怎么会干这行呢。而吃货通性嘛……不提也罢。

两人穿着颇为拉风的外套走在街上,外面似乎是雪停不久,有的地方积雪还平滑洁白没人踩踏。黄少天格外兴奋,“咯吱咯吱”地踩在雪地里,感受着脚下松软的质感。

不过说要吃饭,他们还是先去了商店,打算挑挑伴手礼给苦逼单身狗们带回去尝尝。H市毗邻战斗种族,不少老建筑都带着欧式风格,有名的景点有一半以上都是这种格调,而特产一类更是如此了。

 

还没逛上两圈,黄少天饿的决定还是速战速决为妙,他们先买了几袋红肠。这种肉制品原产立陶宛,后来传入本地,食来光泽起皱,熏烟芳香,味美质干肥而不腻,重点在抽成真空后保存时间长占空间还小又不怕挤,简直是伴手礼的最佳选择。

 

在同一家店里,黄少天目光转上了旁边体积巨大码的整整齐齐的面包。这种叫做大列巴的大型面包据说有五斤重,虽然x度百科介绍的是“表皮脆硬”,黄少天在亲自上手敲了敲捏了捏后还是觉得这个形容相当不靠谱。默默吐槽了一句这玩意绝对能砸死人吧又大又硬的没准还能当盾牌使。决定了就带这个回去,万一他们一窝蜂冲上来抡起这玩意绝对能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我看谁敢上咩哈哈。然后他就被口水呛到涨红着脸被喻文州拉在一边顺气去了。


两个人拎着面包红肠跟着路标横平竖直的穿过十字路口,总的来说距离推荐的饭店不远,几分钟后就成功到达。据说这家饭店做的东北菜相当正宗,已经被黄少天微博下的一群吃货粉丝公认好评。进了门,店虽不大却人声鼎沸,与门外的寒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两个人要的是小包间,点了一些被本地人强烈推荐的菜品。等上菜的功夫,黄少天还是忍不住调整起了自己的单反相机,就当是良心发现多帮苦逼的留守成员们收集点素材好了。

服务员很快将菜上桌,然后退出了包间。

第一道算是东北名菜了,锅包肉。 明黄的姜丝,纤细的葱白,碧绿的香菜,橙色的胡萝卜,丝丝缕缕地缠绕在裹着一层淀粉炸至金黄,外酥里嫩的里脊肉上,再配上略显粘稠浓郁的糖醋勾芡,亮晶晶地盛在大号的素白盘子里。咬上一口,糖醋的酸甜融合着肉的鲜香,丝毫不显油腻,再加上点缀的菜丝极有韧性的口感,不愧为东北菜系首屈一指的名菜。

黄少天本着职业精神左看右看上看下看,调调光源拧拧镜头拍了照,又以专业的味蕾品尝了味道做出了评价,然后迅速把肉上缠绕的姜丝葱丝统统扒拉到盘子里,颇为享受地一口吃掉剔得“干干净净”的肉,含着肉片含混不清地对喻文州说:“所以文州我真是讨厌姜味啊,但偏偏那么多特别好吃的菜都要用姜调味真是纠结。不过这个锅包肉真的好好吃啊糖醋汁调得也不错我真是太喜欢了。不行我要把持住还得尝尝别的菜呢。话说我们是不是点多了这些菜两个人肯定吃不完啊!有种资源浪费的感觉。”

喻文州看了看满盘子凄凄惨惨戚戚,横七竖八绕成一团的菜丝,摇了摇头,止住黄少天手头的风卷残云,先勾出黄少天裤子口袋里的手机拍了几张照片。把远远拍的餐桌全景保留,单独的菜品则是打了马赛克模糊处理。然后打开微博app,示意黄少天先发条剧透,反正是做宣传嘛^ ^顺便馋馋那些人。

 

黄少天接过手机,迅速抓拍了冲着他写作无奈读作宠溺微笑着的喻文州,然后才心满意足的把喻文州的脸一起打了马赛克,发了照片艾特留守大部队,顺便给粉丝们留了一句“嘿嘿嘿猜猜本少在哪儿给你们找好吃的呢?这次的素材估计会用来做我们蓝雨春节特刊吧大家来猜猜一定要踊跃参加积极思考!当然啦猜对也没奖[doge]还有再来猜猜这次我和谁一起出差呢,知道的也不准给我说出来就让他永远成为本少背后谜一样的男人吧hhhh!”

不就是调动情绪然后给杂志增加销量嘛,这种事黄少天真是不能更擅长,他好歹也是个粉丝上百万的微博黄马大V,平日不仅常吐槽速报卖队友,还身兼段子手P图手等多重身份,角色变换那叫个游刃有余。身为这个领域的权威大神,偏偏又平易近人,风格极其亲民接地气,于锋还在蓝雨的时候曾经这么感慨:其实丫就一逗比吃货死宅男,要不是工作需要绝对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偏偏也能迷的一帮小粉丝嗷嗷叫着黄少我要给你生猴子,编辑部一多半礼物都是给他的,我对这个看脸的世界绝望了。

发完微博还是要继续吃吃喝喝拍照片的嘛,这第二道菜呢,想来自从不知哪年“翠花,上酸菜”火了以后就广为人所知了。

酸菜,由秋季收获的白菜腌渍而成,以叶心紧实叶色碧绿为佳,常储存在菜窖中,环境低温而不冻,温度要恰当,否则便腌不出像样的酸菜。菜腌在缸中,撒上粗盐浸水,用时逐层取出,吃到的便是酸爽可口的酸菜了。这是东北人在过去漫长的冬天里常食用的菜肴。长久的时间契合下,酸菜可以与猪肉,粉条,血肠等多种材料完美地融合,最终便汇聚成一锅地道的杀猪菜。

虽然这道菜怎么看都觉得粗犷接地气到掉份,但吃起来还是可圈可点的。猪肉肥而不腻瘦而不柴,酸菜晶莹剔透,口感鲜美爽脆,恰到好处的酸味更加开胃。至于血肠虽然看着血腥了点,对于欣赏它味道的人来说当真是世间绝顶美味。油脂的大量使用使整道菜香气扑鼻,令人垂涎三尺,食指大动。

不过貌似这种朴实过头以至于没什么卖相的菜不太合吃惯了精致的广式茶点的黄少天的胃口,他只是尝了尝味道就撂了筷子,目光一转落在旁边的一小碟甜品上。

黄少天酷爱甜食,这盘子里的东西可谓正中下怀。这玩意儿叫做打糕,看上去其实和中国大地上诸多其他糯米所制的小吃相差无几,然而还是有所不同。正宗的打糕是朝鲜族所制,将糯米加水反复打制直至细腻黏滑,而非寻常用石磨研磨而成,而后分成小块裹上甜豆沙或是黄豆面。食用时先咬上一口,品尝满口不掺其他味道的米香和豆香,然后可根据自身喜好用露出的白滑表面蘸取白糖食用,食来口感香糯软滑,带着浓郁的甜味,可谓享受。

一顿饭吃的不算太久,毕竟美食专栏一向是贵精而不贵多的,他们按照次序把诸如小鸡炖蘑菇,猪肉炖粉条,地三鲜一类有代表性的东北菜尝了个遍。最后两人拼了命的塞,也没能一次性解决战斗,还是拎了一大堆菜回宾馆当夜宵。

回去的路上,黄少天一个没忍住,捂着撑到不行的肚子,还是买了一串冰糖葫芦蹲在道边和喻文州你一口我一口地啃。酸甜的山楂上裹着透明甘甜的冰糖衣,往风里那么一站吃着简直酸爽无比。啃完糖葫芦舔舔还沾着糖的嘴唇,天上已经隐隐飘起了小雪,不过几步路的功夫雪花已经迅速变大密密麻麻的在天地间飞舞。

两个人玩心大起地拐到只隔一条街的小广场上,带着薄薄的绒线手套就直接抓起雪捏成松软的雪团扔向对方,这种雪团打在身上不会疼,只能炸出一片飞舞的雪沫。打够了雪仗,便躺在干净的雪地上喘着气,望着夜空中的漫天飞雪欣赏美景。飞舞的雪花,相比地面的积雪多了动态的美感。黄少天脱掉手套,伸出手来接住一片雪,也只留下一片凉意,小小的水珠安静的躺在手心,然后被温热的接触融化,悄然消散。

他转头看向喻文州,于雪夜中粲然微笑,眼里如囚星宿。 


回到宾馆洗漱过后,喻文州躺在床上看着新闻,黄少天就靠在他身边,脑袋枕着喻文州的胳膊,笔记本放在腿上噼里啪啦的打着字。喻文州扭头过来看,文档中飞快地跳跃着文字:“……东北菜虽然并非八大菜系之一,却同样有其独到之处,例如酱汁浓郁口感醇厚,常不饰雕琢,配菜也不过辣椒葱花几种,看来未免单调,可以说色香味中,色基本是不占的。但是对于地道的老饕来说,吃的便是这原汁原味毫不矫揉造作的天然滋味了吧。正如东北人豪爽的性格,东北菜永远菜码极大绝不欺瞒顾客,就像东北汉子常喝的烈酒,纯粹豪放,这正是这片土地,这里的人们千百年来形成的,根深蒂固的特色。就像……”

写到这儿,黄少天似乎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说,停下手皱了皱眉,咬着嘴唇思考应该用什么词来作比,表情很是认真。

暖色的床头灯温温和和地投射出他额前的刘海和一小片睫毛的阴影。因为之前的小哈欠,琥珀色的眼睛还有些湿润,大概是今天太累了吧?不过到底眼神还是认真的。平时吵吵闹闹没个安稳,现在专注起来倒不说话只是不自觉地用嘴唇磨牙,不会疼么?就算不觉得疼,我也不舍得让你这么做啊。

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帅,喻文州可以很郑重的和你说:这是真的。又或者也可以说热恋期的人其实都这样,痴汉病晚期,医院里要真能治这种病,到他们俩这儿诊断书上写的也肯定是无药可救。

喻文州关了早就不知道在说什么的电视,按了快捷键保存文档,将电脑关机放在床头,然后准确的找到黄少天的嘴唇,动情的亲吻着。

因为原本倚靠的姿势,此刻黄少天等于被喻文州圈在怀里。除去开始时的呆愣重启,黄少天就算被压制着也不安稳,而是积极的回应着喻文州的唇舌,毫不示弱地反击,舌头互相追逐纠缠,说不清到底是调情还是游戏。

一吻结束,两个人凝望着对方,最终还是黄少天先开口:“文州我这么帅你是不是爱上我了,来来来大胆说出你的爱不要害羞我不会介意的。”说完自己倒先笑了出来。

喻文州异常认真的回答道:“是啊。不过少天就是少天,就算不帅我也会爱上你的,这点不用怀疑。”

黄少天装作正经实则羞涩地轻咳一声:“文州你这样犯规啊你造吗男友力这么高真把你放出去分分钟招来一群小粉丝啊,还好我已经把你给收了不然你简直是个祸害,还是国家级的那种。”

嘴上嫌弃其实内心庆幸得意的蓝雨王牌说完就颇为得瑟的在喻文州脸侧“吧唧”了一口,自己这种牺牲小我拯救国家危亡的精神是多么令人钦佩啊。

虽然事实是其他人都觉得喻文州收了黄少天这么个祸害才是为国家做贡献的无私行为……

喻文州很坦然的享受着黄少天在这种两人独处时自然而然的亲昵举动,侧过头十分配合地回答:“少天夸我的话我就收下了,原来我在少天眼里这么有魅力,真令人感动,要不少天我们再亲一个当奖励怎么样?放心这些话也只会对你一个人说,所以国家级的祸害我大概是称不上的,这个风格的喻文州唯一的开关在黄少天这儿呢。”

内心的Q版小黄少天受到会心一击,一边打滚儿一边冒着粉红泡泡,少女mode开启,文州你这么苏我拿你没辙怎么办。

不知为何总觉得被喻文州不动声色一本正经地调戏了的黄少天果断翻身压上,居高临下恶狠狠地说:“喻文州你别以为我特别吃这一套就会惯着你了!我绝对会坚守原则底线不退缩的!心脏了不起吗情话技能max了不起吗总觉得你是故意的再这样下去我们的感情就要走到尽头了!”

喻文州默默感慨一句唉又炸毛了,还是温柔地抚上黄少天细软的发,带点儿安抚性质地给人顺了顺毛,带着一百二十分的诚恳,感情真挚地开口:“可能是我平时一直是这样的缘故吧,给少天留下了这种印象,但是对你我永远不会说谎,无论什么事我都不会欺骗你。”当然了就算是真话也可以带点调戏挑逗意味的对吧?

黄少天被顺毛顺舒服了,还是哼哼唧唧地从喻文州身上下来爬回他怀里,结果撒着娇的要听睡前故事。喻文州没办法,带着点促狭的笑意开口:“从前有两只狗,他们是被同一兽群的其他狗孤立的。至于原因嘛,因为他们两个是脱团狗,而其他同族都是单身狗,品种不一样,”顿了顿喻文州把最后一句补完,“后来这两只脱团狗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Happy Ending。”

 

黄少天颇为不满的控诉喻文州敷衍他简直不能愉快的谈恋爱了有这么说自己的吗,喻文州也不反驳。时候也不早了,黄少天说话时带着点睡意的嗓音并没有平时那么清亮元气活力满满,和喻文州黏黏糊糊的闲扯了一会儿,就干脆地一头埋在对方肩膀处睡了过去。

喻文州内心的温柔满得要溢出来,他在黄少天额头落下一个吻,关了灯搂着怀里属于他的全世界,饱含甜蜜地轻声说句“少天,晚安。”

 

至于他故事里的那两只幸运的脱团狗啊,还请他们一直这样拥抱彼此平平淡淡的在一起吧。毕竟童话故事里都是这个结局,无论中间有什么经历,主角们最后总会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对吧?

 

END

【作者表示写稿的时候已经被闪瞎了好几次,这俩人身上带着的恋爱的酸臭味已经透过屏幕向我飘来就算是本命也忍不住想烧烧烧怎么破x】
评论 ( 5 )
热度 ( 18 )
  1. 姓简名尤一喻孤州夜雨声 转载了此文字
    😂说实话本子出了,但是这个g我还没看……像我这种主催是不是应该去死

© 一喻孤州夜雨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