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黄】麻麻,有痴汉!

·喻黄的深夜60分假期来不定时跑一跑~我们终于有这个了虽然不是梗废也挺开心的w @喻黄深夜60分 

·我写文速度这么渣所以来个短打就好_(:зゝ∠)_结果还是写了不止一小时,没有捉虫见谅,还扯了一堆没用的

·今天的关键词分分钟脑补一万字奈何写不完

·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不会起题目

·跟风刷一发训练营小喻小黄,然而这里大家都知道喻队是大触的

 

 

《麻麻,有痴汉!》

 

 

“吊……喻文州咱们打个商量。”

 

还处在青春期阶段的黄·老子就是屌老子走路带风·少天把自己餐盘“啪”的往喻文州面前的桌子上一扔,发出不大不小的响动,一屁股坐在喻文州对面的座位不情不愿的说。

 

喻文州慢条斯理的咽下嘴里的饭菜,像是没注意到座位周围因为黄少天的举动而投来的关注的目光一样开口。

 

“什么事?我看看我能不能办到。”

 

黄少天瞥了一眼旁边幸灾乐祸地给自己加油的一群人,鼓了鼓腮帮子把自己鼓成个仓鼠球,纠结了几秒还是开口“听他们说你很会画画啊,那能不能画一幅我?这事算我求你的,报酬你随便提。”

 

喻文州扫过旁边围观的一群平时和黄少天走得近的男孩子,心下了然。这大概是游戏或者打赌输了的惩罚?

 

喻文州默不作声的看着他,看的黄少天心里直发毛。估计是不会答应的吧?想也是,自己平时都怎么欺负人家的,现在不答应帮忙简直太合情理了。

 

黄少天正打算开口说算了然后回去跟其他人认输,就听对面沉默了好久的喻文州说:“行啊。”

 

黄少天一脸诧异的怀疑是不是自己耳朵出问题了,但是看周围人同样一脸惊讶,他觉得还是喻文州脑子坏掉了比较合理。

 

喻文州也不在意这些反应,微笑着继续说:“我给你画一幅画,你就答应我一个条件是吗?当然可以了,过几天我把画给你,别嫌我画的慢就好,毕竟我手速你是知道的。”

 

黄少天点点头,然后就看着喻文州端起自己已经吃的差不多的餐盘直接回去训练了,高贵冷艳的像是个小公举【16岁的黄少天语】

 

其实喻文州答应了这就算黄少天赢了,至于那幅画根本不重要,虽然算是欠了喻文州一个人情,黄少天想的是反正他也不会提什么过分的要求,欠就欠吧,然后干脆利落的把这事忘在脑后了。

 

一个礼拜之后的晚上,喻文州跑到黄少天宿舍来敲门,把黄少天叫到走廊上,递了张纸过来。

 

忘性太大的黄少天还奇怪呢,这个吊车尾找自己干嘛?自己没找他麻烦他主动来求虐?

 

黄少天接过纸,看着上面的画,一时间竟然没说出什么。

 

画上的人正在做基础训练,戴着耳机穿着短袖T恤牛仔裤,背微微弓起,神情认真的盯着屏幕。一束阳光打在身上把浅栗色的头发镀上一层金辉,背景是……一大片抢眼的文字泡,里面填满了剑客各种技能名。

 

上面画的是自己,还认真地上了色。

 

黄少天内心复杂,这人都知道是打赌为什么还真的画了,而且随便画画也就算了啊为啥这么认真啊!

 

当年正处在轻度中二期的小黄同学,抱着唯独不想欠平时被自己损的吊车尾人情的心思,加上傲娇期特有的嘴硬,抱着微妙的心情蹭的累的说:“喻文州你……画的挺好的。不过你平时训练都勉强才能跟上现在还花这么多心思画画简直不务正业魏老大知道了绝对要撵人啦,我也不是那种陷害别人的人所以这张画我不会告诉其他人的,之前答应你的你有什么条件说吧。”

 

喻文州看不出什么反应,还是和平时一样的温和的笑着,说:“那谢谢少天不告密,条件嘛……因为我训练比较慢,所以以后每周一食堂的白斩鸡少天帮我先打一份好不好?”

 

这么简单的事,未来的小剑圣当然是拍着胸脯保证。

 

然后喻文州终于在来了蓝雨好久以后以此为契机过上了每周都有抢饭小能手黄少天亲手打的白斩鸡吃的幸福生活【大雾】

 

然而当年就玩不过喻文州,现在当然也玩不过喻文州的黄少天不知道,这一切除了开始打赌的契机以外,都是喻文州一步步计划好的。

 

黄少天在若干年以后,翻看喻文州当年的笔记本,结果意外地发现了很多张自己的肖像,各种场景各种服装,笔触和画面上的人都由稚嫩逐渐成熟,素描上色Q版一应俱全。感谢喻文州有在每张画右下角标日期写简评的良好习惯,这让黄少天轻而易举的知道了喻文州原来在自己求他之前就已经画了好多张……自己。黄少天张牙舞爪的挥舞着本子强行逼问下才知道真相,质问喻文州当年到底有何居心。

 

喻文州依旧是一脸温柔的笑,然而多年来已经认清喻文州本性的黄少天表示这人绝对不是什么好鸟【当然不是鸟啦x】

 

喻文州说:“我的居心?居心当然是少天了。少天那么耀眼,真的很吸引人啊,我也一样,目光总是会不自觉地追逐着你,只是你没发现而已。不过我比他们高明一点哦,提前把你抓住了。”

 

喻文州一脸的表情不是作假。黄少天认识到这个事实后心情沉重了一下,这份感情太重,自己一辈子也还不完,谁让自己当年神经粗大压根没往那方面想,不过还好现在不算太晚,还有很久可以用来补偿。所以他还是决定扬起个笑脸,打趣一下自己魅力这么大早就把队长迷住了。

 

喻文州眸色深幽,说:“少天还记得当时我问过你,一幅画一个条件,你答应了对吧?”

 

本能告诉他不妙然而这也是事实,黄少天还是“嗯”了一声。

 

“那么我想,我画了这么多,延长到现在这个约定还是有效的对么?少天答应了的事,可一定要兑现哦^_^”

 

队长你居然是个痴汉你男朋友我为什么刚刚知道!!!

评论
热度 ( 28 )

© 一喻孤州夜雨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