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光与影交织之时》 cp索夜

*今日关键词:长夜

*依旧起名废+ooc,其实我都不知道为啥起这个题目orz

*索夜,西幻什么的我最喜欢啦,当然都是自己编的设定……

*狗血梗注意,写着写着感觉跑题了……

*试图高大上然后失败了的产物,想写的太多然而时间不够所以其他设定都补充在注释里!注释写得那么长是我败了

*要是我实在没空给少天写生贺这个就当今年的了!【你走】

  @喻黄深夜60分 

 

 

 

 

 

 

《当光与影交织之时》

 

 

                            当光与影交织之时,黑暗与光明同存。

 

                                                          ——引自《Prophecy·Sorcerer》①

 

大陆边缘地带有着什么?很多人都问过这个问题。然而,没有答案。

 

当然,曾经到过大陆尽头,知道答案的那些人,有的或许是因为没有能力而永远伴着答案长眠,有的则是因为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而心照不宣的守口如瓶。

 

这里是传闻中的死地,如同失乐园般令人忌讳。

 

至于如何判断这片地域的边境?非常容易,这里似是阳光也要避讳,没有一丝光线的存在,黑黢黢的摄人心魄。

 

一袭黑袍行走在缥缈的烟气中,似是悠闲地在这片焦黑死寂的土地上信步而行。

 

他平静的脸上闪过一丝疲惫和欣喜,随即挂上与行进速度不符的警惕。

 

他实力不错,但在这里发生任何事都不稀奇。他本非狂妄自大之辈,此时就更不可能任由即将到达的喜悦放松自己的警惕。

 

他借助面前漂浮着的碧色火焰,第一次看清了周围的事物。

 

寓言中所说的地狱,也不过如此。

 

他是第一次踏足这片死地,但他并不惊讶于眼前的景象。

 

辨识着魔法地图上的方位指示,他谨慎的按照记忆中的路线前行。

 

一路上有很多不知名生物,或者不能算是生物的东西偷袭,都被他小心的解决掉了。前人的经验到底是给了他不小帮助,一些他自己绝对束手无策,本应让他化为这片土地上又一个亡灵的对手,还是因为前辈的记录轻松的击败了,只有那么两三次受了点小伤。现在他的袍子上,除了从远方赶来时沾染的尘土外,还多了两三条口子,左臂处染上了点血迹。

 

当然,这些小波折并不能阻止他的脚步,他继续向前走着。

 

初入时的区域,如同被新近崛起的科技——火炮之类的东西轰击后的土地,焦黑色,还弥漫着硫磺的气味。这种以往唯有术士们炼金室中才会常年缭绕的气味,如今已为大陆的普通居民所熟知,并深切的痛恨着。

 

然而再往前走下去,温度逐渐降低,直到那缕火苗愈发微弱,几乎起不了什么照明的作用,甚至他口鼻中呼出的热气,也都凝结成水雾冰晶,挂在他的兜帽眉眼间。

 

然而他只是重新召了几个鬼火出来,再为自己加上一个御寒的咒术,拢拢兜帽,又一步不停地向他的目的地赶去。

 

随着继续深入,脚下由土地变为愈来愈厚重的积雪,气候似乎也更恶劣,无休无止的像巨鸟羽毛般庞大的雪花向他袭来,汹涌的像是要将他留在这里。

 

他的每一步都越发艰难,咒术终归是到达了极限,即使是新召出的鬼火也在风雪中迅速的湮灭了。

 

还好,他比永远埋在这里的人多了一些东西。

 

他取出友人临别时赠送的魔法卷轴撕开,一圈柔和的白光笼罩了他,隔绝了风雪严寒,照亮了不大的一片空间。

 

魔法卷轴有时效限制,因而他加快了步伐,终于在卷轴的光芒即将熄灭的时刻迈进了他此行的目的地。

 

这是个完全由一种蓝色的,大概可以称为冰的材料构成的洞穴。

 

进入的瞬间,身上的疲惫寒冷和精神的紧张都消失了。虽然材料是冰,洞中却比外面好了很多,温度应该说是凉爽。

 

这当然也在意料之中。

 

他取下一直戴着的兜帽,露出一头柔顺的银发,披散到腰际。

 

这是术士一脉最为高贵的血统的象征,是大陆上不可造假的证明。②

 

洞中光线虽然并不足够明亮,但也足以看清道路。他迈步向前,径直走向洞穴最深处。

 

在洞穴最深处,他见到了一个同样由蓝冰打造的冰棺,里面沉睡着一个金黄色的灵魂。③

 

那个灵魂散发着金黄色的光芒,即使有冰棺的隔绝,也照的他身上暖意融融。

 

他知道,这就是他此行的目的了。

 

这是他们一族应尽的义务与逃不开的宿命,他从前辈手中接受时,虽然因为责任感而决心完成,终归还是不太情愿的。

 

但是,当他看到这个命定的“义务”时,灵魂深处的一丝舒适,让他觉得这个任务其实还没那么糟糕。

 

他取出早已准备好的各种稀有材料,这些东西每一样都值得各大势力血拼哄抢,如今就这么围着偌大的冰棺摆了一圈。

 

他按照先祖的指示准备好仪式,完成了所有流程。

 

他伏在冰棺冰凉的表面,注视着整个苏醒的过程。

 

那个暖黄色的灵魂即将张开双眼时,他心里有种莫名的期待。

 

那个令他喜爱的灵魂先是眼皮微不可察的颤了颤,然后泛着金色的睫毛剧烈的抖动,如同海洋般深邃而澄澈的冰蓝色眼眸先是初醒时的茫然,然后迅速转为锐利和精明。

 

他看着那个灵魂坐起身,拔出身边的佩剑“冰雨”,向他打了个招呼:“你好初次见面你是这代的索克萨尔吧,虽然我没什么时间概念啦不过直觉告诉我上一个似乎还没过多久,也就几十年?这次的交接班很快嘛,当然这么说只是相对的啦我睡了几十年也很寂寞诶。虽然你肯定知道我了不过我还是自我介绍一下,剑圣夜雨声烦,陪你到你生命的终点绝对是你忠诚的伙伴和战友。现在状态你也看到了,灵魂然而能碰到实体。”说着为了证实似的,还伸出手去拍了拍他沾了灰尘的衣领。

 

他觉得,如果和夜雨声烦一起,无论去哪里,都会是一场很棒的旅行。

 

他,或者说索克萨尔,扬起了一个真心的微笑,说:“我是索克萨尔,很高兴认识你,相信未来,我们会有很长的时光相互陪伴彼此珍视。”

 

剑圣眨了眨眼,甩了甩他一头耀眼的金发,说:“我觉得你和上一代很不一样,不过我更喜欢你诶!我相信有我在呢,我们两个的组合绝对会创造一个奇迹!”

 

夜雨没有说出口的是,每一次都是索克萨尔,将他从当年这片战场上无尽厮杀的噩梦中唤醒。醒来后,他就能暂时离开那种令人绝望的黑暗血腥,在崭新的世界中寻得慰藉来度过下一次沉睡。

 

每次睁开双眼,首先映入眼帘的都是索克萨尔们特征性的银发,那种颜色,对他而言早就如同黎明的阳光,象征着希望。

 

所以就算每一次沉睡真的令他精神疲惫,他也从未真正被烙印在灵魂深处的黑暗击溃,因为他知道总会有一个人,在等待着他的苏醒。

 

就像每一次长夜的结束,都意味着光明的到来。

 

索克萨尔的寿命也很长,所以,他们的未来,还有无限可能。

 

就如预言中定论的那样:当光与影交织之时,世界将会为之颠覆。

 

END

 

  1. 翻译过来其实就是《预言·术士》的意思啦,of course都是现编的,只是为了提高逼格x

  2. 术士最高贵血统就是索克萨尔一脉,这个属于只要能练术士的就有一丝血脉,但是牛逼到天妒所以一代就一个人能觉醒血脉,中间还可能隔个几百年那种,所以说每代索克很可能没啥血缘关系,这代就是我们的索克了。所谓觉醒了这个血脉的都是天赋最好的术士,银发就是象征啦而且颜色越纯血统就越纯净。不过这里设定术士就是黑暗中行走的,与各种死灵生物为伍的,大陆公认的暗黑系,不过黑暗不代表邪恶嘛只是大家误解比较深刻,光与影,索克就是阴影中的那个。但同时索克还是夜雨的光,就是夜雨心中把他从黑暗中拉出来的人,不管是远古的第一代索克还是后来的每一个,都是把光送给他的人,光与影交织就意味着索夜的又一次并肩

  3. 当然这个灵魂就是夜雨啦,夜雨属于远古就是英雄的人物,死后也精神永存,英魂镇守这片黑暗的土地。我要给他开挂!就算是灵魂也能用冰雨,能接触各种实体,而且一般人看不出他只是个灵魂,同时反正也是死的所以基本等于永生了,因为祖上有交情,和索克萨尔家族有约定要辅助每一代索克萨尔,同时索克萨尔家族也需要尽力带他出去去体会不一样的生活,等这一代索克萨尔死了他就会陷入沉睡直到下一个人来唤醒他【活太久了最大的爱好就是体会不一样的感觉咯不然真的很寂寞,话唠什么的大概也是因为太寂寞而练出来的吧x】

  4. 以及那个大陆尽头到底是啥的设定完全没用上啊……其实是古战场,索夜本来当时就是战友,后来一个将血脉传承下去一个以灵魂方式沉睡,两种意义上的永存吧。好吧我就是设定又弄大了有空的话我争取把它扩一扩写长点起码交代清楚orz


评论 ( 16 )
热度 ( 29 )

© 一喻孤州夜雨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