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鸟集》双黑无差

双黑太中中太无差,小短文

我家双儿给我看的一个梗,作者说梗源自空间我也不知道梗到底来自哪里,如有侵权会删掉的。按照自己的理解可能存在误差。

我流刀子【还是糖?】全文迷之画风

其实没看漫画不知道后面发生了啥的我

 

原梗;

飞鸟症:伤口如果在一天内不能结疤的话,会从里面钻出黑色的飞鸟。如果是自杀的话,会钻出白色的飞鸟,白色的飞鸟可以飞去心上人的身边。

 

 

《飞鸟集》

 

我说不出这心为什么这样默默无言,意兴阑珊,乃是为了这心从来不要求,从来不明白,也从来不记得的小小要求。

                                                                        ——泰戈尔《飞鸟集》

01

中原中也在任务中受了点小伤,手臂上留下一道不深的血口。

他毫不在意。这种程度的伤口甚至不需要仔细处理,就这么任凭它自己愈合好了。

他这样想着。

第二天清晨,黑手党总部大楼,中原中也的办公室外的窗台上,悄无声息地多了一只黑色的飞鸟。

没有任何人注意到它是何时落在这里的,也不会有人在意。

窗内,一向勤奋办公的黑手党干部坐在房间里,十指交叉着抵在下巴上,沉默地注视着窗外的飞鸟,挽起的袖口下遮挡了一半的,是那道仍未愈合的伤口。

良久,一声几不可闻的喟叹溢出唇边:“这下麻烦了啊......”

02

近来黑手党和武装侦探社的关系一直处于僵化状态,似乎有一种微妙的平衡。双方不时来往,不再你死我活,却仍在无止境地针锋相对。

理念和情况从根本上就是不同的,因此二者不可能实现真正的和谐。

双方都明白这个道理,也似乎都满意于现在的状态。

不过适度的合作也是必要的,双方的领导者都不是蠢人,能促进自己势力发展就没必要墨守成规。

这种情况大约是在双黑的复活夜。

从黑手党一方先行承担风险开始。

03

最终中原中也还是选择了相信叛逃四年的前搭档,太宰治也在危急时刻制止了中原中也污浊形态的暴走。

就像是一切还停留在四年前一样,什么也没变过。

虽然两个人都知道,其实什么都变了。

失去意识前的一番话和那无力的一拳,其实没有必要。中原中也知道,就算什么也不说,太宰治还是值得信任的,就算已经不是搭档,那种长久以来的信任不会变,而太宰治,也不会辜负这份信任。

倒下时下意识地控制身体侧倒减小伤害,又刻意地向远离太宰治的方向倒去。

倒在这个烦人精怀里得多丢人。

这是中原中也昏迷前的最后一个想法。

醒来时,意料之中地发现自己还躺在战斗后的废墟中。就知道这人不会真的把自己送回据点。在心里这么抱怨一句,转头看到一边叠的整齐的大衣和摆在衣服上端端正正的帽子,心脏还是一窒。

04

与太宰治再一次联手后的当晚,中也失眠了,发动污浊时那种无所不能却又无法自控的状态极度危险,他已经四年没用过了。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直到天蒙蒙亮才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儿,半梦半醒之间全是曾经和太宰治一起完成的任务,最铭心刻骨的还是初次见面和双黑成名之战。

太宰治终其一生大概都是个混蛋,他这种不在乎一切的人,活在世界上也只有无聊,难怪整天追求自杀。

只是要是他能再善良一点就好了,对于别人感情的付出,太宰治仍是从未认真吧。

05

受伤的第三天,中原中也醒来,手臂的伤口上又飞出了一只黑色的飞鸟,安然落在床头的护栏上。

中原中也打开窗,那鸟径直飞走了。

真是毫不留恋呢,好歹也是我的产物,这不留情的样子,总会勾起四年前的记忆。

四年前,中原中也在炸弹的爆炸声中失去了自己的爱车,也失去了一个一直讨厌的搭档。

06

得知芥川和人虎一起执行任务的时候中了敌方的埋伏,中也还是去救援了。

后辈们尚且合作经验不足,同样的事情交给前辈处理则轻松了许多。

不过中原中也不知道武装侦探社也派了人来支援。

而且偏偏是太宰治。

比较轻松地完成救援任务后,太宰治重新裹好了从不离身的绷带,还不忘用特有的方式教训一番尚在磨合期的新双黑。

“......看看我和中也的配合吧,你们什么时候能做到这种程度才算过关哦。”

也是,对于太宰治来说,大概自始至终,和中原中也相处的方式都没变过吧。

一个明明讨厌到极点,却又不得不绑在一起的搭档。

中原中也蓦然回想起在牢里的那次见面。

果然是当时下手太轻,几拳打下去都没见血,还不如芥川那小子愤愤的一拳呢。

不远处的树梢上,再次悄无声息地栖了一只融入夜色的鸟。

07

中也又在想什么。

正笑眯眯地教训着给前辈添麻烦的新双黑的自杀主义者,突然瞥见老搭档的身影孑孑立在战斗留下的巨坑旁,正望着什么出神。

太宰治向那个方向看去,除了冬日凋零的树木以外那里什么也没有。

“中也在看什么呢?太久没出任务已经累得放空自己了吗?”

一如往常地说出嘲讽的话语,立即向后躲闪,不出意料地被强劲的腿风扫过,衣服都被压迫得紧贴在身上。

“你这个混蛋,那种事怎么可能发生!”

反应都在自己意料之中,看来没什么事吧?

太宰治脸上依旧挂着毫无感情的笑容,在心里呼出一口气。

大概又在为和自己搭档而厌烦吧。

中也手臂上还有尚未愈合的伤口啊。

那样的殷红印记,像是发动污浊时的中也身上的花纹,真想顺着这条蜿蜒的痕迹舔舐上去,看看他不知所措的样子。

不过也没可能吧,真这么做大概就要被小矮子打死而完不成自杀的人生理想了。

最终他只是以一句“这样啊。”结束了对话。

08

在那之后两人仍是不时的合作以及每一次见面都逃不开的找茬嘲讽设套和单方面暴打。

后来也发生了一些事。

但终究还是归于相对的平淡了。

横滨恢复了最初时表面的安定。

09

或许是又一次的无聊而致,太宰治不知所踪。

中原中也在太宰治失踪后的某一天突然被白色的飞鸟造访。

那个混蛋,终于完成自己的心愿了。

中原中也感慨一句,看着萦绕在墓园上空的黑白交杂的飞鸟,阖上了双眼。

10

太宰治的尸体被找到时,解开绷带的手腕深可见骨的伤口上,死死地粘着一片白色的羽毛。

评论 ( 12 )
热度 ( 48 )

© 一喻孤州夜雨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