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年的见异思迁》全职 CP韩叶 私设有

【在基友逼迫下……到底还是写了,也不知道能写多少,双结局吧,个人倾向于虐的但同样在那位同志的逼迫下又加了个HE,奇怪啊明明我喜欢甜文的这次居然这样不科学啊不科学,请默念三遍作者心不脏谢谢合作,请谨慎食用】
Part 1.退役
叶秋对外公开宣布退役。
这在整个荣耀的世界里掀起了轩然大波。
曾经的斗神,一叶之秋,在自己出道的第八个年头,终于还是经受不住岁月匆匆的流逝,被它带走了职业选手最宝贵的青春么?
从第四赛季开始嘉世未尝一冠,但是他们始终未曾放弃,一年一年的奋力拼搏,却一年一年的含恨败北。这么多年的坚持,真的最终磨尽了斗神的锐气,让他对嘉世感到失望,失去了再搏一次的勇气么?
没有人知道答案,无数猜测传开,却没有人能有定论。大家都知道,叶秋是从来不接受媒体采访的,从叶秋那里自然不可能得到什么结果。
于是人们把目光投向了嘉世,这个叶秋曾经的老东家,由叶秋一手撑起的,夺下三连冠,创造了无比辉煌的嘉世王朝的嘉世俱乐部。
嘉世方面给出的解释很官方很正式。由于年纪原因,最近叶秋愈发状态下滑,这点从嘉世在常规赛得分的冷清就可以轻易看出,因此叶秋便有了退役的念头,俱乐部方面虽然百般挽留,但是叶秋本人去意已决,还是选择了黯然退役,俱乐部尊重叶秋的选择,所以还是同意了他退役的要求。虽然有些仓促,但是嘉世会继承他的信念继续拼搏,向冠军发起冲击。
当然没人在乎最后一句借题发挥的对自己战队的宣传,他们注意的是这是叶秋本人的意愿,而嘉世方面给出的解释是如此的合情合理,有理有据,人们大多相信了嘉世的说法,即使有少数人不太相信,但他们势单力薄,没多少话语权,也没人听他们的质疑。似乎所有人都同意了这个说法,这件事,也似乎就会这么逐渐平息下去,被媒体上更多的爆炸性消息淹没,人们以后再提起,或许只能惋惜的感叹一句罢了。
韩文清知道这个消息时,是张新杰告诉他的,当时他正在做日常训练,听完这些话之后,一个恍惚动作就迅速走形,很快被强制退出训练软件。
张新杰看到的时候什么也没说,只是推了推眼镜,把一份电竞之家的刊物放在韩文清的桌子上,然后转身出门。他觉得自己能理解自己队长此刻的心情,因为他也是一样的,看到与自己竞争多年的对手此刻比自己更早的黯然退役,肯定会觉得异常失落,张新杰自己虽然和叶修成为对手的时间没有韩文清长,但是毕竟是在他入队的第一年就打败了嘉世让霸图成为了冠军,他自问即使资历不够,但对于这件事的感受应该与自家队长相去不远。
但实际上张新杰还是低估了叶秋在韩文清心目中的地位,自然也低估了叶秋退役这件事对于韩文清的影响。这也不能怪他,毕竟在这个世界上又有几个人能想到韩文清和叶秋做了长达七年的死对头,暗地里却是恋人的关系呢?
没错,韩文清和叶秋,在外人看来是一对相争七年的对手,但是在场下,其实他们是相爱七年的恋人。
这件事除了他们两个人自己,再没有第三个人知道,因为他们深深地知道这个世界对于这种事的难以容忍,而自己二人又始终处在公共视线之内,所以一定要把这件事好好的掩藏起来,不让任何人发觉。于是在外人看来,他们是因为对于对手的尊重和敬佩才关系很好,实际上却是因为他们暗地里的这层关系。
他们曾经约好,要等到两人都再也打不动荣耀的职业比赛,然后一起退役,从此不再进入公共的视线之中,过上真正轻松的生活。但在作为对手的时间里,两个人也都要全力以赴,去争取属于自己的那份荣耀。
韩文清一直相信着叶秋,相信他不会食言,会等到两个人一起退役,会等到两个人一起生活的美好。即使时间已经过去了七年,但韩文清他始终一如既往的相信着叶秋,没有半点怀疑,正如七年前他们刚开始时那样毫无保留的信任着叶秋,遵守着他们的诺言。
可是现在,张新杰来告诉他,叶秋宣布退役了?他很想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但他心里清楚,自己的副队是绝对不可能开玩笑的一个人,又有官方的承认,所以,叶秋,是真的退役了。
韩文清顿时有点难以接受这个事实,虽然两个人平时一个在Q市一个在H市,除了比赛的日子真的是难得见上一面。况且两个大老爷们哪有那么矫情什么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自然也是很少和对方联络,联系一般也就是说说重要的事,然后各自道了晚安就不再多聊,但是尽管联系少的可怜,韩文清也一直觉得没有人能比自己更了解叶秋,正如他也觉得没有人能比叶秋更了解自己一样,做了七年的对手和恋人,对彼此的了解是别人难以想象的。
他知道叶秋的性格,约定好了绝不会突然放弃,除非……真的有什么外界因素。
韩文清打算亲自问问叶秋,他有些迫切的想要知道叶秋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他知道叶秋从不用手机,于是登陆QQ,还没点开特殊分组里的那个人,一条来自那人的消息提示倒是先闪了起来。
韩文清想着这大概是叶秋发给自己的解释,移动鼠标点开那人的消息。
消息很短,只有三个字,韩文清甚至能想到那人在电脑屏幕前打下这三个字时的表情。
屏幕上只有三个字“分手吧”。
这位从未改变自己想法和打法风格的霸图队长,今天第二次渴望着能够自欺欺人。沉默着看着屏幕上冰冷格式化的字体,韩文清什么也没说。
叶秋退役了。他提出分手。
此时他只有这两个想法。
他知道他看见的都是真的。
叶秋,他七年来的对手,七年来的恋人,退役了,和他分手了。

评论
热度 ( 11 )

© 一喻孤州夜雨声 | Powered by LOFTER